由一個工程師的老婆和兒女之死, 漫談每個人都有活下去的機會和勇氣

作者:呂佳珍


幾個月前,看到報紙上不幸事件:一位竹科工程師的妻子因為長期無法應付獨自育兒壓力,終究帶著兩名子女走上絶路的案件。看到這個故事,真的是令人不勝唏噓,是什麼樣的事情、社會期待及壓力大到足以讓一個身處中高階社會地位的家庭,身為妻子卻無能為力再繼續生存下去,甚至奪去自己及摯愛的幼齡孩子的性命?

身為一樣是工程師的配偶,加上最近有個個案,也是先生長期不在身邊,育兒深感壓力,有傷己傷子的念頭,前來求醫之案件。在這裡和大家分享我們是如何協助這些家庭,進而希望能進一步幫助有類似情況的社會大眾。

首先,我們常常以為會攜子自殺的,不都是中低收入戶,有經濟困境的「弱勢」家庭才會遇到的困難嗎?工程師,不是經濟無虞,配偶更是像貴婦少奶奶一樣,怎麼可能有這些問題?身為心理師及工程師的配偶,深深了解到這個族群的辛苦,作為妻子常常因為先生工時長,沒日沒夜的加班或長期出差外派,經常是被迫不能有事業或工作,就算有專業也只能被迫放下,為了照顧家庭這個神聖的職責,而且臺灣對於婦女的角色,也是傾向把所有的育兒教養之責,照顧家庭的責任放在婦女的身上,家庭主婦、全職媽媽的責任更為沈重,卻常常被忽略,作丈夫的會以為自己在外面工作打拼很辛苦,妻子在家中育兒是輕鬆的工作,反正什麼時候想睡都可以睡,天天都待在家一定很舒服。

相反地,事實是工程師、自營商或其他私人產業的老婆,表面上好像光鮮亮麗,常常是心裡苦不堪言,先生常常很晚或很少回家,心理好希望先生可以多陪陪她,好希望先生的愛又不敢說,怕被拒絕又怕影響到先生工作,心理常常在渴望愛及擔心生計的內心焦慮拉拔戰,如果娘家和婆家又離的遠,簡直就是像沒有娘家回,自覺得住在高级的監獄一般,每日做著高級女傭和褓姆的工作,一刻也不能休息。雖然說,小孩會睡覺,多半的全職媽媽是,孩子睡了時,自己又忙不停歇地做家務、準備好下一頓豐盛的晚餐。到了終於忙完了的夜晚,又累到睡不著覺,反正很珍惜夜晚屬於自己的靜謐時刻,捨不得睡,夜晚有時小孩哭鬧生病,又得起來照顧,所以,全職媽媽反而是睡眠不足或睡眠品質其差的。

我最近接到的病人,就是個美麗的企業家第二代的太太,來到診療室,她一直哭個不停,很悲傷的提到她很想死,也想帶孩子們去死。會談中提到,自己對親職教育的壓力、挫折與深深的無助感;原生家庭爸爸常常不在家中,媽媽又忙於工作,不能陪伴她,在70年代的社會,父母對孩子還是打罵教育的年代,媽媽免不了用世俗的標準及身邊妯娌的嘰嘰喳喳的比較的語氣,加諸在她的身上,謾罵和責打更是家常便飯,從小她從來不知道要為自己爭取些什麼,也不會為自己辯屈,總是逆來順受,一直到國中時才知道要反抗,並且染上了二十多年的菸酒癮。自己嫁到這個家庭前,媽媽就已經罹癌過世了,夫家忙於事業,家族企業全家人都在打拼,先生也常忙到凌晨兩、三點才回來,沒人理會她,她帶著兩個稚齡的孩子,全職媽媽,沒有人認為這有什麼問題。但是,她就是常常暗中飲泣,即使是夫家讓他一個孩子去讀幼稚園,她就是無法處理,常常面臨孩子不聽話,不知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她擔心自己會失手把孩子打死,不會也不知道如何向家人求助,因此娘家和婆家都沒辦法給她合適的支持,她很想死已經很久了,非常想念她媽媽。夫妻感情也不睦,甚至也沒有正常的夫妻生活。

知道她有自傷/傷人的意念,在和她溝通後,立即與她先生聯絡,邀請她簽署「不自殺同意書」,並且協尋合適的幫手幫助她。我們做了長達三個多月的治療,我和她討論想達成的目標,共分為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自殺/自傷防治,第二階段是親職教養及壓力調適,第三階段是菸、酒癮戒斷治療, 第四階段是夫妻恢復正常關係並輔以夫妻治療。

在第一階段,我大約做了兩到三次後,發現她的原生家庭和過去境遇深深影響到她對自己的看法,她常常需要花很大的力氣去應付內在許多負面的聲音。在同理、聆聽她的生命故事後,我運用放鬆技術及認知治療處理她許多的負向思考模式後,她的自殺指數由4-5分降到為零。之後教導她很多親職教育的觀念,並鼓勵她去上課。會談中發現,她原生家庭所遭遇到的許多事都會影響到她目前的情緒控管問題。在長達十多次的深度會談,我處理她對過去種種不安全感及罪疚感,不論是對自己的、對已逝去的媽媽的,甚至是現在還很想照顧爸爸的心情。

因著童年缺乏父愛,青春期就嘗試吸菸喝酒來紓壓,也容易受到異性的吸引及引誘。包括之前的自殺防治,我經過約八次每次1.5小時的治療後,她慢慢可以學習放鬆,而且告訴我在教養她的小孩時,漸漸會聽的話及順從她給的指令。在療程過程中,經個案的同意,個別治療輔以團體治療,這個病患,在一次的團體聚會中,就完全戒斷菸、酒癮。細究她戒斷的過程中,發現利用病患既有的強烈動機(育兒及希望自身健康),加上環境配合因子(來亂的精神病患及看到她吸菸就罵她的路人甲老爺爺),及團體治療和宗教介入(病患是基督教徒)導致她可以完全戒斷二十多年的菸、酒癮,至今未曾復發過。甚至在和過往群體的姊妹淘聚會,旁邊的姊妹們喝到爛醉,她也不動如山,這算是一種「嫌惡治療法」成功的案例吧!

當她的心態漸漸改變後,罪疚感處理過後,個案開始可以用正確的眼光看待她先生,也會主動親近先生,我們進入到第四階段,也就是增進夫妻和諧。在治療過程中,幫助她重新定位自己、賦權、及面質分析她的內在焦慮,自然而然,我鼓勵她用合適的方式向她先生表達她的需求及渴望,她的無助及需要幫忙。輔之以她的宗教儀式-「祈禱」,她突然變得靈巧,還會幽默的暗示先生要過結婚紀念日,用溫柔和撒嬌輕易的得到先生的陪伴,和久違了的支持。甚至也和先生談到教育孩子需要的一致性,也深獲先生首肯。夫妻沒有參與夫妻治療,但是夫妻關係恢復和樂,孩子現在也變得聽話許多。這時就是治療師退場的階段。

現在,離開了診療室,這位病患留下了過去最不堪的過去,出來又是一個新的自己,迎向嶄新的人生旅程。沒有多久後,她開始有能力獨立帶兩個孩子,還能在節慶時煮一桌子的飯菜款待親朋好友。他的先生,也開始主動早一點回家陪伴她,因為,她開始懂得適當的要求……。

這就是我治療的病患,在三個月多的療程中,花了37小時,這個病患從憂鬱,想死,無法說出自己的問題,到戒斷癮症,妙語如珠,神采飄逸,享受應得的夫妻家庭生活。每個人都有羽化重生的機會及權利,只要給她(他)足夠的資源,任何一個人都可以不要選擇那位工程師的太太最後的結局,或是那兩位無辜可憐的小孩。為什麼要待在深淵中呢?停下來,再想一想,只要有多一點的資源及支持,不管過去是多坎坷、遭遇多少磨難,經歷多少試誘及沉淪在淤泥裡多久,每個人都應該有繼續戰勝一切的勇氣,試著來求助,就算是給自己和家人一次機會吧!

最怕的,就是還沒到結局,你就先放棄了自己。

(P.S.故事內容已由個案同意改編寫出,個案的背景資料,也因隱私的保護做了調整與模糊處理。)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治療相關】底下的細目:關於治療 人格議題 肥胖問題 【自殺問題】 安眠藥專論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