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聘治療師/賴奕菁
特聘治療師 /

賴奕菁

收費牌告
個人簡介

於高中開始,發現自己對於閱讀「非語言性語言(Non-Verbal Language)」有過於常人的敏感度──當然,當時並不知道這個能力就教作「非語言性語言(Non-Verbal Language)」──常常在別人尚未開口時,就已經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回答,才能夠讓對方感到放鬆、得到安慰、或者把真正的問題給指出來,並表示自己的看法。此舉往往讓對方下了一跳

上了大學後,由於課業壓力繁重,而個性又是求好心切,因此,七年來多數時間都是用功讀書中度過,最後以優異成績於高雄醫學院醫學系畢業。然而,高中時代的想法,在我整個大學期間,都未曾忘卻,不管我輪到哪一科學習,我所學的,都不會只是那一科的知識而以──往往還包括病患與家屬,在面對各類疾病侵襲時,「措手不及」或「早已了然於胸」的兩大極端之間,那種心境上的感受,使終是我在乎與感興趣的一件事,而我也越來越希望自己能幫上些什麼忙?因此,將來從事精神科工作,一直是我的夢想中的未來,不曾改變

大學畢業後,順利通過醫師國考,憑藉還能看的成績單,得以擊敗其他對手,進入台北榮民總醫院精神科擔任住院醫師工作,開始了我多年的精神科專科醫師訓練──

嚴格而充實的生理、心理、社會三大取向全人精神科訓練

在一般的精神科專科醫師訓練上,包括:精神會談學、精神症狀學、精神診斷學、與精神治療學等,榮總以其一貫的作風,給了極為紮實的訓練,也沒料到,精神醫學所要管轄的範圍竟是如此寬廣──從最冰冷的精神生理學研究、到承受為社會大多數人所不容的邊緣人物:酗酒、賣淫、吸毒、未婚生子、幫派械鬥等等,協同社工師、公共衛生護士進入這社會陰暗的一面;也從具體而蓬勃發展的精神藥物學的訓練與熟稔,到最艱深難解的心理治療範疇。全部都是精神科的領域。

然而,最吸引我的,仍舊是那虛無飄渺間的心理治療──它橫跨了諮商、精神醫學、神經醫學、與一般醫學四大領域。例如:一個行為衝動、有持續惡化情緒障礙的病患,他可能是心理上的問題導致的,有效的治療在於透過大量諮商技巧的使用,協助他面對他那愛恨交織,剛從牢房裡出來的父親;也有可能,他的問題跟他父親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他罹患某種精神上的疾病,透過適當的藥物治療,就會發現有了相當顯著的改善;甚至,他可能根本就不是心理或精神上的問題,而是罹患了一種比較特殊的癲癇,長期諮商根本沒辦法解決,只能透過Neurological Examination(神經學檢查)作出初步篩檢,若有所懷疑,就得請請神經科醫師合作;再更誇張點,也有可能是某個染色體上的一個基因ATP7B突變,由於人體有兩對基因,只要該基因至少還有一個是正常的,那就不會發病;萬一,父母親都擁有一個突變基因,而也很倒楣的,那卵子與精子攜帶的,都是突變的那份,這時,就只好送內科處理了。

理念的實踐

進入分子醫學實驗室研究:在台北榮總完成精神科專科醫師訓練之後,因地利之便,轉往分子生物實驗室進行科學研究,探索精神疾病之基因影響,陸續在國際期刊發表過數十篇論文。

進入東部鄉間了解另類人生:公費下鄉期間,到玉里榮民醫院,鍛鍊自己對於與都會區大大不同的民眾各種急慢性精神病症的治療與處理。

強化邏輯推理能力:當「苦」還說的出來時,那還不算最「苦」的;最苦的人是連苦也說不出來的。因此,所有的資訊均是得來不易的,不能坐在診療椅上一問再問。為了將有限的資訊透過邏輯推理發揮到極致,回到台北攻讀碩士與博士,學習資料庫分析、磨練著思考邏輯,因果,合理推論、從超廣角檢視,迅速形成概念與找出問題點,進行精闢的分析,提出具有可行性的建議。

面對一生最後的挑戰:雖然在慈濟醫院已經有兩度擔任主管職的經驗,並取得大學教職。然而,就如「科技使終來自於人性」這句廣告詞所說的,面對人性,為人們解決內心的痛苦,那才是我真正想實現的自我。杏語是我的朋友陳俊欽醫師以他特有的心理治療能力,在這領域創造出來的一個特殊空間。

剛好,得到他的邀請──因此,我在這裡。我完全明白,這並非一個簡單的工作,要面對的,將是一個難以想像的黑暗世界。然而,我跟他一樣,也跟杏語的所有同仁一樣,不願放過任何一個還能發著光的心靈,不管她已經有多破碎...

專長

深度精神狀態評估

「諮商、精神醫學、神經醫學與一般醫學」整合性心理治療

收費牌告

服務內容 單次會談 第一小時折扣 3小時 6小時 9小時 12小時
自費 健保 健保 自費 健保 自費 健保 自費 健保 自費 健保
深度心理生理治療 5000 4800 -- -- -- -- -- -- -- -- --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