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語FB專頁 | Reankos Counselling Center

漫談殘餘型精神分裂症
陳俊欽
「她已經在那邊好幾年了。」里長說。「她一直住在那邊,家人勸她也不下來,就住在那裡。」 「她怎麼過日子?」 「家人會送食物上去,她也會種些東西,還會去附近撿垃圾維生。」里長說。 里長指的是一位中年婦人,她已經在一座小山上住了七八年了。她在一做橋邊搭了一個小木板屋,橋墩就是她的牆壁,橋板就是她的屋頂,一邊是小溪,一邊是亂草。 里長開著吉普車,帶著我們上山,在一片山明水靜之處,細小如羊腸的小徑幾乎沒人車往來,吉普車停在一座小橋旁邊,息了火,車聲乍歇,流水潺潺聲就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 「她住在這邊。」里長指著一個小山坳,約莫比橋墩低了五六公尺,有條小路一直通下去。「看見沒有,那座垃圾山就是她的大門。」 里長說的沒錯,大門就是一堆垃圾,頂在屋子面前,像座小山一樣。屋頂是用薄木材胡亂搭的,上面還堆了幾個寶特瓶跟鋁罐。門口外面是個鐵盆,盆中烏七麻黑的一團東西,上面停滿了蒼蠅。 里長帶著我們下去,輕輕喚著某種單音節的詞語。「有人來看妳啦!」 只見一個黑影一閃而過。「她很害羞,住在這裡這麼久,除非認識的人,否則都不出來。」里長走上前去,繼續喚著她。黑影停在門邊,不再移動。黝黑的門內露出一張污穢的臉,一對眼珠疑懼地在我們身上游移著。 里長與之交談著。一絲蒼老的聲音怯怯地地傳出來。「沒是啦!我很好啦!不必來看我啦!我住在這邊很好啦!」 里長招招手,要我們走過去,但是動作必須慢些。我們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污穢的臉龐退了一下,但是還是留在門邊。 一個婦人,裹著薄毯,被頭散髮,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她的頭髮也許因為長年未洗,都已經被污穢結成塊,一大團的,就像海帶般,垂在腦後。地上滿是垃圾,最多的是鐵罐與寶特瓶,間雜著一些破步,屋角處還有個碎掉一角的磁盆,另外則是一堆垃圾、魚骨和空罐頭。一種難聞的氣味傳了出來。大家都皺起了眉,有人還捏著鼻子,低著頭,不敢看婦人。 婦人一臉羞怯的樣子,眼神則頗為疑懼。里長向我們解釋道,她很容易緊張,在當時發病的時候,甚至會在屋子裡面跑進跑出,大喊說有人要害她。倒是後來,她慢慢變的比較沉默,一個人靜靜坐在那邊,也不太跟人講話。家人起初到處求神問卜,有人說中邪,有人說犯了煞,但是不管怎麼改運、作法,她就是越來越沉默,到最後,連一句話也不說,只有有時候看她一些時候會在角落裡比手畫腳,不知道在跟誰說話。她也變得越來越多疑,都不吃家人準備的食物,只有自己親手弄得東西才會吃。 有一天早上,她忽然不見了。家人到處找,都找不到,倒是一個月後,有個開板車的司機說在山坳處看見她。家人上去找,果真發現她在那裡,還搭建了一個木板屋,她不知去哪裡收集了一堆鋁罐,把自己給圍了起來,還用破布掛滿了屋子。當時時序漸漸轉向冬季,家人擔心她在山上會冷,要她下來,她卻抵死不從。家人用強的,她就做勢要跳河,家人沒奈何,只好留她在那邊。三天兩頭,送個罐頭食物上去。她倒也不反對,就這樣活下去。 幾次颱風,家人要她先下來避風雨,她卻不願意,颱風過去,家人上去看,她竟然命大,還安然無恙。不知是為什麼,也許是天公疼憨人,她就這樣一次一次奇蹟式地活了下來。 到了今天,家人已經不指望她下來。她就活在那邊,也不洗澡,也不剪頭髮,頭髮被污泥、穢物裹住,慢慢結成了一大塊。里長跟公衛護士定期上去看她。她就在那邊,這樣的活著。 這倒底是怎麼回事呢?她到底是怎麼了? 這個個案,就是一個典型的殘餘型精神分裂症。從先前的幾篇文章中,讀者可以見到精神分裂症的特徵包括幾種,諸如:妄想、幻覺、混亂行為、混亂言語等。倘若以妄想、幻覺為主的,我們稱之為妄想型精神分裂症;以混亂言語、混亂行為為主的,我們稱之為青春型精神分裂症,也稱之為解構型精神分裂症;倘若以僵張狀態為主的,我們就稱之為僵張型精神分裂症。 但是這些症狀多半以急性期症狀為主,也就是說,症狀多半相當明顯,而且往往會引起別人注意。通常,我們稱之為「正向症狀」。但有些時候,特別是疾病已經演變很久之後,症狀就會趨向於隱微,且以功能喪失為主。諸如:自我照顧不能,不洗澡,不保持乾淨,缺乏意志,缺乏動機等,這些症狀則稱之為「負向症狀」。當負向症狀明顯,而原有的正向症狀慢慢減弱時,我們就稱之為殘餘型精神分裂症。 像先前的這個例子的女主角,就是一個典型的殘餘型精神分裂症。她的症狀已經趨向慢性化——要說妄想,也不是很強烈,也缺乏結構性,跟妄想型精神分裂症那種強烈的疑心、堅強的被害妄想等不一樣。要說混亂言語、混亂行為,倒也沒有像解構型精神分裂症那樣強烈;要說僵張行為,倒也沒看到這樣的現象。但是若說她沒病,又很難說的過去。這就是典型的殘餘型精神分裂症的特徵——所有的症狀都有,但都不是很嚴重,要說沒病,又不太像。 這類的患者多半已經慢性化,治療上不容易。對於傳統的抗精神病藥物,諸如:多巴胺拮抗劑等的反應都不佳。目前比較具有希望的,是新式的抗精神病藥物,諸如:多巴胺—血清素拮抗劑。這類藥物不只可以減低正向症狀,對於負向症狀也會有所幫助。 殘餘型精神分裂症的治療,已經從「治療」轉向「復健」。患者由於缺乏自我照顧的能力,所以給予規律的生活安排是很重要的。諸如復健式慢性療養院,讓患者在其中生活,狀況差的,住在封閉式精神科病房,由護理同仁給予自我照顧的訓練;狀況好的,住在開放是精神病房,早上讓患者集體帶隊外出,接受職業訓練與社交技能訓練。穩定的病人可以安排在日間病房,早上到病房中接受訓練,晚上則回到家裡住。倘若患者的家庭缺乏照顧患者的能力,則可住於康復之家。功能再好的,則可至庇護工廠工作。最後的目標則是以維持患者生活,並能達到自給自足、自我照顧為目標。
 會談專線:(02)7712-1902, (02)7712-1230
 留言信箱:(02)2731-6393
 傳真專線:(02)2721-6317
台北市大安區光武里敦化南路一段200號12樓1206室/統一編號:29203975
營業時間:週一至週六:10:30~21:00
Google地圖:診 所特約藥局鳳凰大樓外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