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語FB專頁 | Reankos Counselling Center

畏懼症
陳俊欽
  她怕黑,他怕高;她怕老鼠,他怕蟑螂;她怕搭電梯,他怕上公共廁所;她怕搭飛機,寧願花三個月坐船到美國;他怕打針,感冒看門診,打針時卻昏倒了,結果在急診室待了兩天。   怕什麼?你問。   不知道。每個人都搖頭。   周遭再黑、爬得再高,人好端端的不會怎樣;老鼠再大隻、蟑螂再多,也不會吃人;電梯不會每天故障、懸在半空中,男廁難得針孔攝影機的眷顧、真要偷拍就隨他去;沒有天天墜毀的飛機,打針也不是要開膛剖肚──有什麼好怕的?每個人都知道這點──但怕就是怕。   他們人數眾多,勢力龐大,有的坦然跟別人陳述他的害怕,有的躲躲藏藏地生恐被別人看穿。他們散落在社會各個角落,不分男女老少藍領白領博士文盲,都有機會蒙受畏懼之神的眷顧。也部A你也是其中之一。   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先來了解一下畏懼症再說吧!   畏懼也是病?這是很多人聽到畏懼症時的第一個反應。   是的,畏懼可能是病,也可能不是。   那麼,怎麼樣的畏懼才算有病呢?   事實上,不管對象是任何東西,只要怕的過頭,都可能算是一種疾病。畏懼老鼠、畏懼上台演說、畏懼打針、畏懼搭飛機……有太多事情可以是畏懼症的主題了。也因為是這麼的普遍,每個人終其一生中,多多少少都會有些讓他害怕的東西,但是我們不能隨隨便便就說:「他怕打針,他有畏懼症。」要不然,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是患者了——必須這畏懼已經嚴重到一定程度,才能認定是一種疾病。   例如說:怕蟑螂。很多人怕蟑螂,男性女性都一樣,看到蟑螂就雙腿發軟、頭皮發麻、驚聲尖叫,這一點也不奇怪。倘若有個人,他看到蟑螂就心跳加速、冷汗直流、渾身發抖、幾近窒息,為了擔心蟑螂的出現,他拒絕走過下水道或拒絕接近任何排水溝,甚至不敢一個人獨自走進浴室——這未免也太誇張了,蟑螂不會吃人,為什麼要怕成這樣呢?此時,就要懷疑他有蟑螂畏懼症。   所以,畏懼症的特徵就是:過度地畏懼某種東西。老鼠、蟑螂、搭飛機、抽血都可能是畏懼的對象。   但是讀者都看得出來:正常與不正常之間確實有模糊地帶,我怕蟑螂,你怕老鼠,他怕搭飛機,誰能說誰不正常呢?什麼樣的症狀、嚴重到什麼地步,才能視之為疾病、才需要治療?我們又該怎麼治療?而這疾病又是怎麼發生的?怎麼一個人會對一些微不足道的東西怕成那樣呢?   下面將為各位讀者一一解析—— 一、什麼是畏懼症?   畏懼症,顧名思義,就是一種因「畏懼」而起的疾病。   根據DSM-IV的官方說法:畏懼症是指患者強烈的、持續的畏懼某事物或情境,接近該事物,患者就會迅速焦慮起來,甚至出現恐慌發作的症狀。有時候,什麼事都還沒發生,只是光「想到」,患者就已經焦慮起來。這種畏懼行為明顯是不合理的,例如堅拒搭飛機、堅拒打針等等,患者也知道自己的畏懼是沒道理的,但就是改變不了。患者會因此感到強烈的痛苦,連工作、學業與生活都會受到影響。   將上述的內容歸納成幾個面向來討論,就更能看出畏懼症的特性:   首先,畏懼症必然有個畏懼的對象,一旦接近該對象,患者會迅速焦慮起來,甚至更嚴重到恐慌發作,倘若沒有畏懼的對象,無緣無故就會焦慮起來,那就變成恐慌症了。但是,所謂「接近畏懼的對象」,不一定是指實際接觸對象,有時候,即使只是想像而已,就足以讓患者焦慮起來。   其次,光有畏懼對象還不夠,這焦慮還得是荒謬的、無意義的。試想:你的面前突然走來一隻獅子,你怕不怕?當然怕!不怕才有病。獅子可能會吃人,害怕是正常的,但是蟑螂呢?牠不能吃你,只怕你打死牠,見到你,應該害怕的是牠,不該是你,那你怕個什麼勁呢?很顯然的,畏懼症的反應是明顯超過一般人可以理解的程度。   不過,知道歸知道,患者還是怕。理智上的了解不能改變情緒上的恐懼。這是畏懼症的特徵之一。   最後,也是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會刻意避免而調整生活活動或職業,達到某種平衡、讓人看不出來有任何問題,但是大多數患者的職業、生活、社會功能會大受影響,造成患者的痛苦。 二、畏懼症會有哪些症狀?   患者在遠離畏懼的對象時,一切都是正常的,但是只要一接近畏懼的情境,會迅速出現強烈的焦慮反應。焦慮的程度可能嚴重到恐慌發作,諸如:心悸、冒汗、發抖、渾身麻木、寒顫、潮紅、窒息感、呼吸急促、噁心、暈眩、腹部不適等等;也可能只出現一兩項症狀。   患者知道自己的畏懼是不合理的,沒有理由的,但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患者會試圖逃避這情境。怕飛機的堅拒搭飛機,怕打針的堅拒上醫院,怕搭電梯的堅持走樓梯。有的患者就曾因為怕搭電梯,寧願爬十幾層樓梯,也不願意跨進電梯一步。   倘若患者發現:這些情境將無法避免,譬如說:明天必須陪客戶到二十六樓處理公務──絕對不可能要客戶爬這二十六層樓梯──接下來的一整天,患者都可能如坐針氈,在高度的焦慮中渡過。   可想而知,患者的生活會變得很艱困,日子就在逃避與畏懼當中度過。 三、畏懼症有哪幾種?   根據第四版診斷與統計手冊(DSM-IV),畏懼症有三種:   第一種是懼曠症(agoraphobia),它與恐慌症關係極為密切,被列在恐慌症的章節裡討論。   第二種是特異性畏懼症(specific+phobia),畏懼的是某一特定對象,例如動物、自然環境、情境等。此種畏懼症又因為畏懼的對象不同,而細分為五型:動物型(動物、昆蟲等)、自然環境型(暴風雨、懼高、打雷等)、血-打針-受傷型(看見傷口、血、打針等)、情境型(搭電梯、過天橋、搭飛機等)、其他類型。   根據DSM-IV的說法,特異性畏懼症包括下列幾點特性: 1.明顯而持續地畏懼某些事物,這畏懼顯然是過度而不合理的。 2.暴露在畏懼的對象之後,幾乎必然能引發立即性的焦慮反應,這焦慮可以是恐慌發作的形式來表現。 3.患者能理解自己的畏懼是過度而不合理的。 4.患者會逃避該情境或事物,或強忍痛苦與焦慮來面對。 5.這些逃避行為、預期性焦慮、與身處其間時的痛苦,已經嚴重到干擾患者的常規生活、職業弁遄B社交活動。此人對此感到很困擾。 6.患者若未滿十八歲,有症狀的時期須至少六個月。 7.這些問題不能以其他的精神疾病做更好的解釋。   第三種是社交畏懼症(social+phobia),它專指社交情境的畏懼。診斷上的要件跟特異性畏懼症差不多,只有第一項限定為:明顯而持續地畏懼社會性、或患者必須呈現其表現的情境。患者必須與不相識的人相處、可能被觀察、患者害怕自己行為失當而招致羞辱或困窘。   倘若社交畏懼症的患者害怕的社交情境極為廣泛、很多日常生活中可能遇到的社會情境都會誘發患者的焦慮時,則應加註為廣泛型(generalized+type)社交畏懼症。 四、特異性畏懼症的影響   特異性畏懼症的患者倘若能遠離畏懼對象,那麼生活可能尚不受影響,要是畏懼的對象是日常生活無法避免的,例如工作需要、生活環境等等,那麼患者就會顯得很痛苦了。   患者為了躲避畏懼對象,通常會極力改變自己的生活模式,有時候,甚至到達匪夷所思的地步,美國很多畏懼搭飛機的患者,甚至會選擇搭乘巴士橫跨美洲東西岸。   患者不僅得躲避畏懼對象,也得躲避別人異樣的眼光。一旦被別人發現他的秘密時,患者就得想辦法來解釋。其實,連患者也會覺得自己很奇怪,不能理解自己為什麼如此畏懼某事物。   倘若畏懼的症狀很嚴重,長期下來,罹患其他疾病的機率也會增加。 五、社交畏懼症的影響   社交畏懼症的患者多半顯得孤獨,缺乏朋友,但這並不意味他們不需要朋友,事實上,他們往往更加渴求友誼。   可是由於疾病的關係,患者通常徘徊於社交場合之外,既想參與,卻又恐懼。痛苦、寂寞、自責是很常見的感受。更甚者,長期缺乏社會的互動,自然會造成社交技能的不足,加深社交上的挫敗感。   很多人會把社交失敗的理由,歸因於自己的不完美、身體的缺陷、能力的不足、與性格上的缺點,因而對自己做出不適切的要求。例如:對成績的渴望、自悲自責的心態。   跟特異性畏懼症一樣。社交畏懼症也很容易併發憂鬱症、其他焦慮症等疾病。 六、哪些人可能罹患畏懼症呢?   跟恐慌症一樣,誰都有可能罹患畏懼症,而且,罹患的機率更高於恐慌症。   據統計:特定畏懼症的盛行率高達5~10%,女性是男性的兩倍(但怕打針的畏懼症,男女比例是相等),是女性發生率最高的精神疾病,也是男性發生率次高的精神疾病──僅次於物質使用疾患(含酒精濫用與藥物濫用等)。   自然環境型與打針型的畏懼症,發生率最高的是5~9歲的小孩身上,情境型的畏懼症,則較常發生在二十來歲的成年人。最常發生的畏懼症是動物型畏懼症(怕狗、怕老鼠等),其次是自然環境型(怕風暴、怕高),再來是怕疾病、怕打針、怕死亡的畏懼症。   社交畏懼症的盛行率略少於特定畏懼症,但還是很高,約莫有2~3%,最容易出現在十幾歲的青少年身上。 七、為什麼會罹患畏懼症呢?   畏懼症有很多種,每種的成因可能不一樣,即使是同一種的畏懼症,其成因也可能不止一種。可能的成因包括:生理因素、遺傳因素、與社會心理因素。沒有任何一種因素可以完全解釋畏懼症,似乎畏懼症是這三種因素共同造成的。 生理因素   到目前為止,可能受生理因素影響的是社交畏懼症。研究者發現:乙型腎上腺拮抗劑,如inderal,可以有效的減低社會性的焦慮,人們服用inderal後,對於自己在社交中表現的焦慮度顯著下降。研究者推論:社交畏懼症患者的腎上腺素與正腎上腺素可能異常分泌,或者身體對腎上腺素與正腎上腺素過度敏感。此外,研究者還懷疑:患者的多巴胺系統也可能有病變。   而特異性畏懼症之中,以打針型畏懼症的生理因素最明顯。研究者發現:接近畏懼事物,會讓所有畏懼症患者的血壓與心跳上升,而移開畏懼事物,就會慢慢恢復正常,但打針型畏懼症的血壓與心跳會繼續降低,低於尋常水準,其他型的畏懼症患者就無此現象。研究者還發現:打針型畏懼症患者的血管迷走反射(vasovagal+reflex)比一般人強,可能是造成血壓與心跳下降的原因。但何以如此,仍有待進一步了解。 遺傳因素   遺傳研究顯示:特異性畏懼症之中,以打針型的畏懼症最具有遺傳因素。研究報告顯示:在打針型畏懼症中,2/3+~+3/4的患者至少有一位一等親同樣罹患打針型畏懼症。而在社交畏懼症上,患者的一等親罹患社交畏懼症的機率比一般人高上三倍。   這類資料仍有待同、異卵雙生子的研究。 社會心理因素   在社會心理方面,與畏懼症較有關連的是行為理論與精神分析理論。   行為理論認為:制約反應是造成畏懼症的主因。事實上,早在1920年,就有研究者成功透過制約,讓一個嬰兒畏懼老鼠與兔子。   行為理論者表示:少數事件本來就會誘發焦慮,譬如:電擊、毆打等。其他多數事件則是中性的,諸如:填充玩具、逛街等。當中性刺激與焦慮性刺激一同出現時,中性刺激就會變成焦慮性刺激,這便是所謂的古典制約(classic+condition)。譬如一個小女孩一碰到洋娃娃,就立刻被電擊,可想而知,下次她看到洋娃娃就會焦慮。一些原本是中性的刺激,諸如搭飛機、搭電梯等等,因為跟一些不愉快的經驗一同出現,就變成了焦慮性刺激──這就是畏懼症的來源。   但問題還是存在。原因是:古典制約後的中性刺激,倘若長期都沒再與焦慮性刺激一同出現,時日一久,就會慢慢恢復原狀,失去誘發焦慮的效果。就像上面所述的那位小女孩,要是她日後碰洋娃娃都不會再被電擊,她自然會慢慢安心下來,不再焦慮。這跟臨床上所見到的畏懼症不一樣。畏懼症的症狀通常長久存在,患者即使看到老鼠一百次都沒事,她下次看到老鼠還是會怕。   所以行為理論者就引進操作制約(operant+condition)的觀念。所謂操作制約,指的是人們會為了得到獎賞或躲避痛苦,而做出某些事情。譬如說:小孩在教室裡舉手回答老師問題而被稱讚,之後,她就會為了被稱讚而再次舉手。相反的,人們也可能因為生病而獲得不必工作的權利,之後,就試圖裝病以尋求工作的免除,即使免除不了,他還是會一再嘗試。可以想見透過操作制約得來的行為,可以維持比較長的時間,正符合畏懼症患者的狀況。行為理論者認為:畏懼症患者在偶然的機會下,因為逃避某些事情而得到好處,此後,他就繼續試圖逃避,也果真有效,時間一長,就變成了畏懼症。   但光這樣,還是不能解釋:逃避老鼠可以得到什麼好處?有太多畏懼症的對象很瑣碎,例如:黑暗、登高、電梯等等,人們難以理解這些事件跟焦慮之間有什麼制約關係。而且,人的環境很紛亂,倘若要制約,應該不止一件事物被制約,可能連當時穿的衣服、顏色、地點、人物等等,都應該一同被制約,但何以不是如此?何以有些刺激就會被制約,有些不會?   精神分析理論者提出了他們的看法:他們認為,畏懼的對象其實是一種象徵,它象徵著人們小時候的一些痛苦經驗。由於超我與原我的不斷衝突,造成了大量的焦慮,患者透過移轉(displacement)的心理機轉,將畏懼的對象轉移到其他可以逃避的對象,然後就可以主動地去逃避它。舉個例子來說:患者小時候父母失和,患者有強烈的被拋棄恐懼,小孩無法勸父母和好,也無法逃離被拋棄的恐懼,剛好父母吵架時風鈴聲大作,於是就將這恐懼轉移到風鈴聲,此後患者一聽到風鈴就會恐懼。對於患者而言,要躲避被拋棄的感覺是不可能的,但躲避風鈴就容易多了。   有些心理學家認為:這類的轉移不一定造成畏懼,有部份會透過反向作用(reaction+formation),激發出抗拒行為。就如一個畏懼社交的人,他不但沒有成為社交畏懼症患者,反而努力克服自己的缺點,而變成一位重視社交的人。   綜上所論:當人們心中存在某些根深蒂固的恐懼時,他可能將之轉移到其他事物上。倘若他逃避的做法,透過古典制約,便塑造出一個畏懼性刺激,再透過操作制約,強化其行為,畏懼症就發生了。 八、畏懼症該怎樣治療?   畏懼症的治療包括兩個方面:心理治療與藥物治療。   在心理治療方面,原本精神分析理論者相信:只要讓患者明白自己畏懼的事物背後有其真正害怕的東西時,患者就會慢慢改善。但是後來研究者發現,患者即使知道自己畏懼的對象另有其意義,患者還是照怕不誤!   所以,目前心理治療都傾向於更主動地協助病人改變其畏懼的現象。一方面讓他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害怕,了解他內心深處的衝突,另一方面直接以暴露法來協助病人克服障礙。譬如患者怕蛇,就讓患者看蛇,同時教導患者放鬆的技巧,讓患者學會在放鬆的狀況下去除對蛇的畏懼。做法又可分為激進的洪水法與較溫和的系統減敏法,若要知道細節,可以查閱治療的書籍或請教專家。   藥物可以用腎上腺素拮抗劑,如inderal等,或者是MAOI、SSRI等抗憂鬱劑來治療,效果不錯。但最好與心理治療一併使用,才能達到最高的效果。   關於畏懼症的各種治療方式,我們將會在下一個部份中詳細討論。 九、畏懼症的預後怎樣?   老實說,直到目前為止,醫學界對畏懼症的預後仍不清楚。主要原因就是:在過去,病人根本不把它當作一種病,甚至醫生也不把它當作一種病,所以相關的研究仍很缺乏。   若光臨床經驗來看,畏懼症倘若不及早治療,任其惡化下去的話,可能會誘發憂鬱症與其他疾病,患者的社會地位、工作、人際關係都可能被破壞殆盡,患者可能試圖使用藥物或酒精來對抗焦慮,更加深了藥物或酒精濫用的危險。   是以,倘若自己或親友有這類症狀,大可不必感到不好意思,及早來就醫,倘若證實沒病,那心中一塊大石頭落地,自然輕鬆很多;若有病,更當及早治療,以免繼續惡化。
 會談專線:(02)7712-1902, (02)7712-1230
 留言信箱:(02)2731-6393
 傳真專線:(02)2721-6317
台北市大安區光武里敦化南路一段200號12樓1206室/統一編號:29203975
營業時間:週一至週六:10:00~21:30
Google地圖:診 所特約藥局鳳凰大樓外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