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語FB專頁 | Reankos Counselling Center

漫談重度憂鬱症
陳俊欽
自從年過完,她的話就越來越少了。 「不知道呢?我們也不清楚,只知道她越來越沒精神,整天坐在那邊,也不是在睡覺,也不是在看電視,就是一個人坐著,痴痴呆呆的。」她的女兒這麼說。 我注意著她的臉,發現,從她女兒開始講話,到話講完,她都只是低著頭,一語不發,愁容滿面,臉上的肌肉、皺紋幾乎未曾移動過。 女兒繼續陳述她的症狀。這些症狀幾乎都是在過年之後才出現的。主要以沉默寡言為主,先是偶爾會嘆氣,自怨自艾,慢慢的,就連話也不想說了。患者以前喜歡到鄰居那邊打麻將,摸個兩圈,也喜歡到附近的廟宇拜拜,還會跟廟宇的善男信女們一起出去進香,偶爾也會到公園走一走。但是,過年之後這些活動她都不做了,她說她不想出門,因為全身沒力氣,但是在家裡,她連電話也不想打,別人問她、她也不是很想回應,整天坐在床上,低著頭,望著地板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家人希望她至少能有點活動,諸如看電視等等的,但是電視劑搬到她的房間後,它雖然望著螢幕,還是少有反應。 「整天只會哀聲嘆氣。」女兒抱怨到。「她也沒什麼好抱怨的。兒孫都很孝順,也都走正途,家裡狀況都還好,不管是經濟上、還是別人的照顧上,她都算是不錯的。但她就是會覺得這些都快沒有了——」 「快沒有了?」 「是的。」女兒皺起眉。「她要不是不說話,一說話就是說大難快臨頭了,這些轉眼就成空,一切都沒希望了,問她到底怎麼了,她也說不出來,她又說沒人可以幫她,也不知道她要我們幫些什麼?對於未來,她也非常悲觀,她認為以後也不會改變。一切都是這樣了。」 「她的想法以前就悲觀嗎?」 「不!不是!」女兒叫道。「她以前是很開朗的一個人。平時嘻嘻哈哈,孫子都很愛跟她玩,偶爾事情不順心,會發個脾氣,但是氣一過也就算了,不會一直放在心上。不像現在。她老是在想一些很無聊的問題,什麼事情都會讓她擔心。只要有人出門,她就認為那個人會發生危險,她也擔心瓦斯、水龍頭有沒有關好。有些時候,她甚至會胡思亂想,認為有人要害她,因為她做錯事,她即將被處罰,被抓去關等等的。」 女兒陳述了一些患者的言行,通通是悲觀的想法,而且,會有小題大作的現象,就像事情原本只是丟了一張衛生紙,患者卻會相信警察據此將來開她罰單等等的。女兒還呈現了她的一些其他症狀,諸如:緊張、心悸、胃腸不適等症狀。 「什麼都能抱怨。看她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著,躺在床上半天,眼睛還是睜得大大的,睡個兩個小時就醒了,醒了就再也睡不著。只會坐在床邊嘆氣,你說,這樣身體能好嗎?」   「所以這個失眠,已經多久了?」 「大約也是從年後開始吧!」女兒想了想。「所有的症狀大概都在那個時候出現。其實,我們都會有一種感覺:她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過年前後,判若兩人。」 「以前她曾經這樣過嗎?」 女兒思考一下。「以前似乎也曾經這樣子,不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概有七八年前吧?她似乎也曾經這樣過。更早的話,我就不清楚了。」 「當時是怎麼好的?」 「也不知道,沒人管她,自己就好了,從開始到結束,大概持續有半年吧?」 從開始到現在,患者都低著頭,不說什麼話。 「其實她這個樣子,不會干擾到其他人,我們本來不是這麼著急,這是要不是她拿刀子要砍自己,我們也不會這麼害怕了。就是那天看到她拿了刀子說要自殺,所以大家都嚇壞了。她還說自己根本沒有必要活著,自己活著是多餘的。」 由於患者有自殺的傾向,而且家屬並沒有辦法時時陪在旁邊,所以還是給患者安排了住院。患者雖然不是很喜歡,但也沒有很抗拒。 入了院,患者起先都像木頭一樣,整天做在病床上,什麼活動也不參加。給予抗憂鬱劑之後,慢慢的,患者的活動力稍微增加了,患者也比較願意開口說話。問到患者自己的狀況,還是滿滿都是悲觀的想法。 改善後的一個禮拜,患者突然在病房內嘗試用床單捆自己的脖子自殺,被護理人員發現,還好沒什麼事情發生。又過了一個禮拜,患者的症狀慢慢消失了,活動力上升,開始有笑容,也願意跟別人講話了。跟她提起先前發生的事情,她只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也很難以理解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想。 入院後的一個半月,患者出院了,回到家裡,她又變成了一個開朗的人。出院診斷是「重度憂鬱症」。只是,為了避免復發,還是建議她繼續在門診追蹤,繼續服藥一陣子。 什麼是重度憂鬱症?重度憂鬱症跟躁鬱症又有什麼不同?重度憂鬱症跟憂鬱症是一樣的疾病嗎? 重度憂鬱症跟躁鬱症都是屬於情感性疾病的一種。情感性的病變一般可見躁狂發作與重鬱發作。躁狂發作的時候,患者的情緒會變得高亢,話量增加,活動力增加,體力旺盛,情緒變快快速,注意力下降,很容易分心。重鬱發作時,患者的情緒會變得低落,話量減少,活動力下降,失眠,食慾改變,充滿罪惡感等。 倘若患者曾經有過一次躁狂發作的話,我們就稱之為躁鬱症,倘若患者從來都不曾出現躁狂發作、只有重鬱發作的話,那就稱之為重度憂鬱症。 重度憂鬱症患者會經歷到一種反覆發作的重鬱發作。患者平時狀況尚可,但是一旦重鬱發作時,患者就開始感到情緒下降,腦中充滿負面的想法。患者的注意力會開始減退,退回到自己內在的世界中,對於外在的歡樂氣氛都視若無睹,與其他人的互動減少,此時,患者因為憂鬱,而自絕於整個世界之外,患者看到的、想到的、經驗到的,都是自己腦中那些負面的想法。如此就變成了一個惡性循環——患者心情越惡劣,越是不會去注意生活中屬於正面的事情,越是專注於負面的經驗,然後,患者的心情就會更加惡劣。 惡劣的心情呈現在外面,表現出來的就是活動力下降,興趣缺缺,對於過去患者感興趣的事情都不再有興趣,也不再參加既有的活動。患者的動作減緩,思考減慢,有些時候會被人誤會成是老人癡呆症,所以有一個名詞特別稱呼這種重鬱症的表現——「假性癡呆症」。 患者的性欲會下降,食慾會減退,睡眠會減少,但是也有人會相反的,食慾跟睡眠都增加,此時,特別稱之為「非典型的重鬱症」。患者往往充滿罪惡感,專注於悲觀的想法,有些時候,還會有自殺的念頭,甚至去執行。 到目前為止,無法找到重度憂鬱症的腦中病變所在,相較於躁鬱症與精神分裂症,重度憂鬱症的腦部病變似乎更加隱微。但是,從家族遺傳的研究方面來看,重度憂鬱症還是有明顯的遺傳傾向,只是不如躁鬱症與精神分裂症強烈。 一些針對血清素與正腎上腺素作用的藥物能夠治療重度憂鬱症。所以,重度憂鬱症的發作與血清素與正腎上腺素可能有相關,但是到底如何,仍有待研究。 目前的治療方面,可以從藥物治療與心理治療兩方面著手。藥物治療的部分,主要是以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與正腎上腺素再吸收抑制劑來治療,一些藥物都具有這類的效果,如傳統的三環抗鬱劑、四環抗鬱劑等。但是這類的抗鬱劑多半具有抗乙醯膽鹼的作用,藥物中毒時可能會有生命之危,也會有口乾舌躁、心律不整、排尿困難等問題,三環四環抗鬱劑還可能有阿爾發腎上腺素作用效果,這會造成姿勢性低血壓,患者在突然坐起、站起來時,血壓會突然劇降,老年人可能因此昏倒,甚至發生中風。 另外一類的藥物是單胺氧化脢抑制劑,這類藥物使用時,需要忌口,當患者食用到起司、醬油、薰肉等食物時,可能會出現高血壓等問題。 為了避免上述的副作用,近年來發展出來的藥物,諸如:特異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血清素—正腎上腺素再吸收抑制劑等,就比較不會有這類的副作用。但是他們仍會有噁心、胸悶等副作用。 但是無論哪種藥物,從開始給藥到藥物發生作用之間,都得間隔數禮拜之久。在這期間,我們得注意患者的服藥狀況、安全問題。當患者症狀開始緩解時,我們得特別注意自殺的問題,因為許多患者在疾病最嚴重的時候,已經失去行動或下決定的能力,所以等到症狀開始改善時,反而比較有能力去執行自殺的行動。 此症的復發機率頗高,當藥物停止治療時,就可能復發。心理治療可能是一個預防的不錯之道。目前較為常用的心理治療包括:認知心理治療、人際互動心理治療、精神動力學心理治療、團體治療等。透過藥物治療與心理治療的合併使用,可將復發的機率壓到最低。
 會談專線:(02)7712-1902, (02)7712-1230
 留言信箱:(02)2731-6393
 傳真專線:(02)2721-6317
台北市大安區光武里敦化南路一段200號12樓1206室/統一編號:29203975
營業時間:週一至週六:10:00~21:30
Google地圖:診 所特約藥局鳳凰大樓外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