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進幸福劇本的女人(上)

作者:陳俊欽


 「先生對我很好,兩個小孩很乖,婆婆對我很好,公公對我也很好。我有一個小叔跟他老婆,過年會從美國回來,他們對我也都很好。」

 偌大的沙發,女子只坐了前半,雙手規矩的平貼在腿上的破牛仔褲,一雙鵝黃高跟鞋緊緊併攏著,顯得有些突兀。女子挺直了身子,望著我,音量不算小,卻有種飄飄渺渺、不太真實的感覺。

 「我們住的是公公給我們的房子,跟公婆在同一個社區,住很近,就在對面而已。我原本在銀行上班,懷孕後辭職在家,去年兩個小孩都上小學了,我回到職場,婆婆叫我們下班後帶小孩過去搭伙,吃完飯再回家。公婆在那裏的人緣很好,親戚朋友常來往,左鄰右舍也都認識我們,不管是親戚朋友或是鄰居,大家對我們都很好。」

 女子講的是自己親身的故事,卻有些不耐煩、漠不關心的感覺,彷彿是照著稿念。

 「聽起來,滿好的啊,」我客套的說。「公婆住的近,家裡的事情、小孩啦,有人照應──」

 女子眉頭一蹙。「對,沒錯,你說的對,生活上林林總總的事,從大事、小事到不算事情的事,通通有人照應,真的很好!」女子的語氣裡隱約有種悲憤。「我先生、小孩、婆婆、公公、鄰居、親戚、同學、甚至我現在的老闆、同事,大家都對我很好!我實在太幸福了!」說到後來,女子的聲音甚至已經微微顫抖。「我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要對我這麼好!」

 女子的反應讓我有些錯愕。沉吟半晌,我試著問:「莫非──就是只有妳不好?」

 宛若一個看不見的炸彈開花了。「對!我不好!」女子突然大聲說。「只有我一個人不好!」驀然,女子回過神來,望向我。「你怎麼知道?」

 「沒關係,我明白。」我點點頭,輕聲說。「看似幸福的人通常都很苦。」

 女子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像我這麼不好的人,到底哪裡值得他們這樣對我?我那麼窮,他們家不嫌棄我;我先生為了我放棄國外研究所,留在國內拿博士,到園區當工程師,還是同學中最快升管理職的;而我什麼都不會,只有二技畢業,連菜也不會煮,他乾脆請外傭,有時三更半夜下班還順手幫我做家事!甚至,我沒有朋友,知心的就只有那幾個;他們家交遊廣闊,走到哪都是認識的人,過年過節登門拜訪的客人永遠沒完沒了,我每次一想到要跟著出去見面,就緊張到吃不下飯,還曾經在年夜飯裡發抖,筷子拿不住,一直掉,最後哭著被婆婆一邊安慰一邊送回家。那天除夕夜我就跟他吵,我問他為什麼不把我休掉算了,我這麼沒有用的女人,根本沒有資格嫁到他家──」

 女子一開口,彷彿積了好久的悲苦霎時重見天日,爭相冒出來,話講的是多又急,雖然不是很有連貫性,但已經足夠讓我知道大概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決定讓子彈繼續飛一下。「他怎麼說?」

 「他就把我緊緊抱住,講一些什麼我是唯一讓他在世界上活下去有意義的一個人之類的瘋話,到後來,我哭了,他也哭了,我們哭成一團,然後──我就去睡覺了。聽說他忙到很晚,一邊忙著去跟婆家跟親戚們解釋,一邊忙著哄小孩睡覺。他堅決的叫我什麼都不要管,他處理就好。後來,大家都當沒這一回事,事情也就這樣過去了。」女子情緒慢慢平靜下來。「前年,還有一次,我終於受不了,離家出走,先生竟然請假,重要的客戶也不管,就來找我,也虧他竟然找得到,說好說歹把我勸了回去,結果你知道嗎?這時間裡,婆婆竟然自動幫我帶小孩,而且我回去之後,連罵我也沒有,還安慰我,叫我不要想太多!我的朋友知道這件事,把我罵到臭頭,說天底下沒有像我這樣幸福的女人,我竟然還不知道惜福──」

 「妳跑回娘家嗎?」

 「不是。我住到我一個小學同學家。她起先不知道,以為我先生欺負我,後來曉得怎麼回事後,還打電話跟我先生道歉。」

 「妳爸媽怎麼說?」

 「我沒告訴他們。」

 「家裡其他人呢?」

 「什麼家?我娘家?喔,我還有一個哥哥在大陸。很多年沒看見他了。我弟根本不會理我,他會來找我,如果不是要借錢,就是警察連絡我,要我保他出來──」

 「所以,妳今天來到這裡,妳的期待是什麼?」

 「我想知道我是不是有病!」女子說。「我為什麼總是要把事情搞得不快樂?我為什麼要把氣氛給弄僵?我明明知道大家都一直想討我歡心,大家都想要讓我笑,但是我就是做不到!我知道我只要一開心,大家就會跟著開心,有好多好多人都在注意我的表情,只要我笑,他們就心滿意足了,可是我沒辦法,我做不到,我笑不出來,我開心不起來啊!醫生,我好痛苦──」

 「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感覺?」

 「一直都是這樣!」女子不假思索就說。「從我還在唸書的時候,老師就對我特別好,同學也會聯合起來保護我,那些在班上耍流氓、混幫派的,他們會去欺負別人,就是不會來欺負我;到了五專的時候,我在外面必須打三分工,太累了,整堂課都在睡覺,同學自動把筆記借我,考試罩我。我都不知道是怎麼混到畢業的。我二技念完去找工作,我明明學設計的,偏偏就是有銀行要我,成了行員,工作環境單純,遇到的客戶也都很好,內部雖然會有鬥爭,但都不干我的事。大家都說我運氣好,我也覺得我應該很幸福,但不知怎麼回事,我就是不快樂,而且別人越說,我就越痛苦。」

 女子說著說著,各種情緒漸次散去,露出穿著打扮不太相襯的稚氣。

 「我先生是我的初戀,五專認識的,他研究所,我原本根本不相信會走得下去。誰知道日子一天天過去,我們不但沒分手,他還帶我去見父母,他家人還很喜歡我。我壓力越來越大。婚禮的前夕,我差一點就想逃婚,只是忍下來了。有了小孩後,我辭職在家專心顧小孩,這幾年小孩大了,我快受不了這種壓力,想出去透透氣,他們家人竟然支持我出去找工作,婆婆還主動要幫我帶小孩,而工作竟然一找就到,雖然薪水不高,但已經算很不錯了──」

 「聽起來,妳的生命中有蠻多貴人的嘛!」

 「是啊,我也知道我應該感恩,應該惜福,但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感到恐怖,順利到讓我害怕──」

 「害怕?」

 「我也不知道。就是害怕。總是覺得自己不值得讓這麼多人幫我,我根本沒有能力回報。雖然我很想努力振作,但我太糟糕了,我根本報答不了。我每天都很擔心,倘若我這樣不惜福不知足,萬一真的有一天,老天爺生氣了,讓這一切都沒了,那該怎麼辦?」

 「所以,妳每次遇到好人,遇到順境,妳就焦慮的不得了,因為這些順境跟好人讓妳心慌意亂,不知道該怎麼回報,總覺得自己不夠好,不值得別人這麼對妳。」

 「沒錯!」女子點點頭。「就是這種感覺。」

 「不只這種感覺。妳還很擔心:擔心妳老是覺得自己太好命,老天爺會不會偷聽到,乾脆把妳的順境換成逆境,好人換成壞人,這下妳就慘了。所以,妳一直在心中祈求著:我那些只是心中的胡思亂想,不要把我的好運氣跟貴人們給換掉,雖然害怕,但是我還是需要它們。」

 女子沒作聲,只是看著我。

 「不管最後妳怎麼想,妳都會感覺到很煩,覺得自己很愚蠢,沒事想這麼多幹什麼?偏偏妳克制不住自己,就是一直會去想它。最後的結果就是:妳渴望別人的善意,不由自主的去迎合別人,討好別人;等到妳成功的讓別人願意拉拔照顧妳,妳卻又像個受寵若驚的小孩,一方面,拼命想要拿點什麼來證明自己值得;另一方面,又怕得要死,不知道何時這一切都終將成空,到頭來什麼也留不住。」

 女子嘴角微微顫抖。

 「妳花了一輩子在追求幸福,然後也花了一輩子在逃避它,因為妳太渴望幸福了,妳無法面對任何失去的可能,妳也因此極度害怕擁有。妳走不進幸福劇本裡。」

 「我該怎麼辦?」女子吃力的吐出了幾個字。

 「認識妳自己。」我說。「如果不滿意,跟導演商量,換一個角色演。」

 這是一位走不進幸福劇本的女人,因為她待在悲劇劇本裡太久了,她熟悉的,全是逆境求生、人與天爭、永不言敗等等的悲壯劇情。在她原來的生命劇本裡,沒有幸福這個東西,她也不認識,更不習慣怎麼與幸福相處,所以當溫暖與良善的人際互動來到她生命中時,她又驚又喜又害怕又無所適從,那是她一種從未接觸過的感受。所以,當她敘說著從小開始得貴人相助、幸運相隨時,她是害怕的、驚恐萬分的,那就是她對幸福「過敏」的徵候,直到了婚姻,她的「幸福過敏症」終於大爆發。

 痛苦讓人安心,幸福讓人焦慮。乍聽之下很荒謬,但實際上就是如此,你要是細心覺察,就會發現──痛苦是一種「不離不棄」的東西,你永遠不必擔心睡個覺起來,讓你心煩意亂的事務悄悄背棄你而去;但幸福卻有如吉光片羽,你窮盡畢生之力,想抓都抓不到,就算讓你摸到了邊,你都不敢稍有鬆懈,因為你會擔心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趁你不注意的時候一溜煙的跑掉。

 從悲劇故事裡走來的人,特別對幸福感到強烈的焦慮,有些時候甚至會焦慮到乾脆選擇放棄,讓自己舒坦一些,雖後開始陷於悔恨,沉浸在痛苦當中,但還記得嗎?痛苦會帶給人安定感,這群飽受苦難的人特別熟悉痛苦帶來的安定感,最後,他們會放棄機會之神給他們走入幸福劇本的入口,再度回到他們最熟悉的悲劇當中。

 回到這女子的生命故事。她的言語中透露著很多悲劇故事的線索:她有個老死不往來的大哥、一個不斷作奸犯科的弟弟,而當她離家出走時,她選擇不回娘家,甚至不讓父母知道。讀者不妨易地而處,倘若妳是她,那還是家嗎?我們如果發揮想像力,不難聯想到:自幼父母爭吵、外遇、經商失敗、離異、甚至家暴、性侵害等等,不知道埋藏了多少不為人知的傷痛往事。

 然而,我們永遠不要忘記:所有的推論都是死的,人卻是活的。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心靈專區】底下的細目:【與心對話】 心靈反思 心靈深處 衝破困境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