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進幸福劇本的女人(下)

作者:陳俊欽


 又過了一個多禮拜,到了約定時間,照例跟助理問明了會談室,正準備走過去,卻發現助理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走到會談室,打開門一看,我頓時呆了──滿滿都是人。

 「院長,不好意思。」一位年輕的男子馬上趨前上來。「我是她的先生。」男子轉頭開始我介紹:「這是我媽,這是我爸,這是我姑姑跟姑丈,這是我弟跟弟妹。」

 「可是,這是她的會談啊!」我吃吃的說。

 「不好意思!因為我聽她說,院長您說有必要可以帶家屬過來的,我就說想跟著她來,我爸媽知道後也想跟,她都同意了。後來,消息傳出去,因為關心我太太的親戚朋友實在很多,大家都爭著想來,經過她同意,最後決定讓最關心她的姑姑跟姑丈,還有我弟弟夫妻倆一起過來。」男子看見我的表情,有點尷尬的說:「如果院長覺得不方便,我們可以在外面等──」

 「沒關係,只要她同意就可以,不過──她本人呢?」

 「她說她要去上廁所。」年輕男子說。

 「上廁所也不會上這麼久。」「要不要去看看。」「唉,不要大驚小怪啦,嫂子就是最討厭你們這樣!」「可是話也不能這樣講,院長在等她──」

 偌大的會談室,忽然變成菜市場般嘈雜,我我正想開口,門卻開了,女子怯生生地走了進來,大家突然閉嘴,空間裡靜得發慌,女子在門口張望,看見先生,馬上竄到先生旁。

 「還好吧?」男子柔聲問。

 她靠著先生,點點頭。

 一群人馬上又開始鬧哄哄地說了起來。「好了啦,讓媽先講。」年輕男子吼道。

 「我們今天會想過來,是想跟院長請教:怎麼對待我這個寶貝媳婦的。」婆婆客氣的說。「她心地很善良,很想討我們歡心,說實在的,她也真的很努力,這是大家都看得見的。她小時候過得並不幸福,我們都覺得她很可憐,那麼小的一個女孩,就要被她媽媽逼著──」

 「這些過去的事,不用再提了吧?」男子說。

 「好啦,總之,我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要讓她快樂一點。就連親戚、鄰居也都很關心她,但是,我們也不知道哪裡做錯,她就是一直悶悶不樂,怎麼也高興不起來。我們勸她多運動、多出去戶外走走,多往正面思考,不要老是關在房間裡面,一個人悶也會悶出病來。」婆婆說。「她去上班之後是有比較快樂,但是,總覺得她在躲我們似的,聚會的時候,她總是想盡辦法溜走──」

 「那也是妳答應的啊,媽!」男子又打斷。

 「我又沒說她不好。你急什麼?」婆婆不疾不徐地說下去。「有一次,她很晚還沒回家,我不放心,到公司找她,我發現全部的人都走光了,就只剩她一個,點著一盞燈,孤零零的,在位子上。我上前去,本來想叫她,但是,我忽然聽見她輕輕哼著小調,我伸出去的手就縮回來了。我什麼都沒說,沒叫她,就直接回家。」

 「我怎麼都不知道?」男子說。

 「你都在加班你哪知道」。婆婆說。

 「媽,妳來找我?門口不是有警衛?」女子突然開口。

 「警衛哪擋得住我這老太婆?三言兩語就打發掉了。」婆婆笑著說。「我覺得妳可能一個人比較快樂,自由自在的,我要是叫住妳,妳可能會嚇得半死。反正小孩都乖,帶起來也輕鬆,不成問題,我只要確定妳沒事,那就好了。」

 女子呆住了。眼淚頓時盈眶,潸潸流下。先生趕緊抱住她。

 圍在一旁的人,有的眼眶也紅了,湊上前去,開始低聲安慰她。

 「就是這樣。我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幫她,還請院長幫幫忙。」

 我想了想。「還有人要說說自己的經驗嗎?」

 一陣沉默後,弟妹開口了。「她人很好,但不知怎地,就是有一種距離感,不管我們怎麼邀請她,她總有婉拒的理由。」

 「她總是躲在角落,一個人,不知道想什麼。」弟弟說。

 「特別是在歡樂的場面時,大家越快樂,這情況就越明顯,而且,我注意過,她曾經偷偷擦眼淚。」姑姑說。「我們一直很想讓她快樂起來,偶爾,她也會跟著我們一起參加什麼活動的啦,但是,感覺上就是不容易看見笑容。」

 「但她是一個好媳婦。」婆婆開口了。「我們家的兩個媳婦都是好媳婦。」

 婆婆的這句話說完,她又低頭拭淚了。

 「簡單講,我們就是希望她快樂一點。」弟弟說。

 「好,因為時間關係,我只能簡單說明一件事。大家不妨來思考一件事情:如果有人在車禍中,因為頭部撞擊而腦傷,從此再也沒辦法聞到香味。除此之外,他的樣貌、個性、脾氣、聰明才智,樣樣都很正常,你們覺得跟他相處上,會有困難嗎?」

 大家想了想。「應該不會吧!」弟弟說。「不過這個人好悲哀,錯過好多美好的事物。」

 「好,如果他喪失的能力不是『聞到香味』,而是『感受快樂』呢?」我問。「你們會討厭他嗎?會排斥他嗎?」

 大家沉默了。

 「我相信沒有人會這麼做。」我說。「可是,你們會嘗試要讓他快樂。當任何人這麼做的時候,那情形就像鼓勵一個被截肢而只剩一隻腳的人學跳國際標準舞──大家的努力不但必然失敗,還會凸顯出他的悲哀,而且,因為你們是善意,他甚至可能會擠出笑容,以免你們失望,因為他害怕你們因為失望而放棄他。」

 女子掩著臉,背對著大家,靠在先生身上。先生則是睜大眼睛看著我。

 「真有這種病?」好幾個人異口同聲問。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我說。「不管什麼原因造成的:童年創傷也好,成長期陰影也好,總之,結果就是:難以快樂、甚或不敢快樂。這很難想像嗎?倘若是你:每當你以為有機會獲得幸福,現實馬上讓你希望破滅,一次又一次,一有希望,緊接著就是痛苦與失落,久了,你就會不敢懷抱希望,當機會來臨,你甚至會恐懼!」

 「那我經常稱讚她,我是不是錯了?」婆婆有些焦急。

 「她一樣希望別人肯定她,特別是妳的肯定與接納,只是,她又渴望又害怕。其實,妳已經做對過一次,在那辦公室,妳放她一個人,自己離開。」

 「你的意思叫我不理她?」

 「不!妳是在乎她的!正因為在乎她,所以妳才沒有打攪她。愛她,才讓她孤單,對麼?所以,剛剛她才那麼感動。」

 「愛她,才讓她孤單?」

 「是的。」我說。「就像我先前的比喻:少了一條腿、裝著義肢的人,他何嘗不想跳舞?他如果真能跳,你會驚嘆喝采;但他不跳,你不會一直說:『一條腿也很爽,不要想太多』『叫你跳舞還不跳,你處在福中不知福』『有一條腿就很好了,凡事要懂得感恩』『你何時放下,何時就會發現:少一條腿也很不錯』,因為這些話聽起來有多諷刺啊!可是,對於一個無法快樂的人,我們卻很會說:『快樂一點嘛,不要想太多』『擁有這麼多還不快樂,你處在福中不知福』『這樣就要感到快樂,凡事要懂得感恩』『你何時放下,何時就會快樂』,現在知道這些話有多傷人了吧?」

 「學習尊重不快樂,接下來,你才有資格去了解,為什麼她不快樂,只有能夠做到尊重與了解,才有資格來談論,如何讓她快樂這件事。不然,你只是用你的快樂在霸凌她的不快樂而已。面對孤獨也一樣。」

這位個案處理了相當長的時間,最後,她選擇停留在自己的小天地裡。很幸運的,她的婆家與親友眾,也都很明理的,能夠理解、接受並尊重她的特質。

她依然感到孤單,依然會在某天早晨醒來,感到寂寞與恐懼,依然會擔憂眼前的一切終究會如鏡花水月、過眼雲煙。但她越來越能接受:這個會恐懼、會突然被孤單吞噬的女人,就是她自己,而且,一點也不丟臉,最重要的是:不管恐懼有多強,孤單感有多劇烈,這些感覺一定會過去,之後,就是海闊天空。

她也明白自己一輩子都無法跟那些長袖善舞的女人一樣,組成一個個光鮮亮麗的小圈圈,但不代表她不能好好活下去。

「我永遠沒辦法跟他們很親近,但我知道他們愛我。這樣就夠了。」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心靈專區】底下的細目:【與心對話】 心靈反思 心靈深處 衝破困境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