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其他相關】底下的細目:人近熟年 助人之道 【另類議題】 



死掉一顆硬碟之後

作者:陳俊欽


硬碟救不回來了,裡面裝的是我八年來全部的帳務。沒有任何備份。

我不知道:那個被我開除的女生,可以有這麼大的破壞力。只因為她去告我要資遣費,而我要她把這一年來,她三餐等費用虛報到公帳裡面的錢給還給診所,當天深夜十點後,她闖回診所,就把帳務電腦毀了。用我玩電腦三十年無法還原的軟體,毀的一乾二淨。

第二天,我通知律師,我全額賠了資遣費,放棄後續追訴任何民刑事責任。和解。律師告訴我,律師費將另函寄上,我沒問多少,只知道不會低於一萬。

她沒毀掉會談行程電腦,也沒毀掉資料與健保電腦,而這兩台我都有備份,她毀的是帳務電腦,這台我沒備份。

因為我一直以為:我不能對不起個案與治療師,我不能讓任何一位個案或治療師來時,搞不清楚哪一場會談與會談室在哪裡,很重要;但帳務是我個人的,不重要。

我錯了。這幾天來,我才知道我錯了,而且錯得很離譜。

我賠上的表面上是只有我的八年,實際上是所有愛我與關心我的人這八年來不能明言的默默關懷。我一直以為我拿的是倚天劍,我現在才知道我殺的是自己人,當我渾身是血,誰能接近?誰敢接近?誰又為我神傷!如今,我竟然還搞不懂,我到底這八年來,我做過什麼?連最根本的金錢,是賺是賠,我通通不知道!

我是南部的小孩,北上二十載,這八年,家父罹患視網膜黃斑部病變,連成大到高雄長庚這麼權威的地方,從光動力到人工抗體,能做都做,依然無法停止惡化,我不明白,以前那個我國小國中時愛跟我討論古文觀止、東萊博議的那個老人,要怎麼面對這樣的日子下去?

而當我停下腳步,我才發現,原來一直關心我但不能明言我卻連對方長什麼樣子的前輩這麼多!更不論是同輩!

真的明白什麼叫做「無顏見江東父老」的意思了。

挾泰山以超北海,言不,斯不能也;為長者折枝,言不,斯不願也。

杏語已經被健保刪到無可刪,形同自費,而「心理治療」的價格形象雖然已經被拉升,但「心理醫師」的意象構成上,在台北市已經顯然倒向心理師界。精神科醫師的勞務價格還是持續跟健保一起沉淪,一個人頭幾百塊;而心理(醫)師勞務價格向律師靠攏,在台北市已經衝破兩千到三千元。而各縣市中,唯一能受心理師界影響的衛生局還是繼續對我們XX中,我知道他們要的是什麼,杏語只要我一走,診所就會變成諮商所,心理治療走不出台北又何妨呢?他們又不在意,反正我已經驗證自費心理治療在台北市運做的可行性。孤臣無力以回天,杏語心理諮商所,其實也不難聽的。他們要的不過就是個「頭」,頭砍了,「心理醫師」這個位置,就送給心理師界吧!台北市的律師鐘點費頂標已經來到一萬五,以後就看心理師能創什麼記錄了。

剩下的階段,反而是想乖乖按照健保規定寫紀錄,反正又要寫一輩子,而醫師就是要寫紀錄,幾百幾百的賺。那又何嘗不可?要不然,就地換手,改諮商所,不受健保影響,我改受雇醫師,那壓力應該也會頓時大減吧?反正人家要的只是名字,還有誰領導誰,營運上一模一樣。

四十歲這一年的最後一個多月,我終於把最後一個盔甲給脫了。面對赤裸裸的自己:會痛、會緊張、會無助、會難過、會哭──

我決定不要在當個神經病般的鋼鐵人,我也不要再弄得大家神經兮兮,或者刺傷任何人。

但是很高興,我還會笑,我還是人。

這個助理真的是天使。上次倚天劍還她了,這次盔甲也還她了。當人真好。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其他相關】底下的細目:人近熟年 助人之道 【另類議題】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