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的力量

作者:顧浩然


 我每個星期都會在某監所,參與所方針對毒癮受刑人所安排的輔導工作。有一天,一位個別輔導的受刑人提到,在他上團體輔導的課堂上,團輔老師問起上課的受刑人對於戒毒的信心,結果大家都說戒不了,「老師,在那時候,我的心裡突然感覺到整個團體氛圍所彌漫的無望,甚至是一種絕望感…。」

 這位受刑人,暫且就稱他是小詹(化名)吧。

 小詹是位虔誠的佛教徒,每次和他的個輔,我常會聽到他對信仰的看法,說實話,儘管我和他的宗教信仰不同,但關於他對個人信仰的認識和體會,有時候我還真的滿欣賞他的。

 小詹一開始會接觸毒品,據他的說法,是因為年輕時有嚴重的骨刺,由於疼痛難耐,於是開始嘗試用毒品來緩解,最後,可想而知的,就此被毒品給綑綁了。

 直至某一天,有機會接觸到他現在的宗教信仰,不知怎地,整個人突然開了竅般,開始思索自己過往的荒唐生活。

 小詹不諱言,自己以前四大皆不空。擲骰子時,手氣好,可以一次進帳好幾十萬元,但左手贏來的錢,右手就又立刻輸了個精光。

 而也因為毒癮,小詹已經進出監所多次了。對許許多多的毒癮受刑人而言,這其實一點也不奇怪,畢竟,生理的癮好戒,但心裡的癮卻如同心魔般,不斷會伺機蠢蠢欲動,只要當事人用過了,即使事後不再用,但往後如果再度用了它,哪怕只是一點點,那大腦對毒品的渴望,就會立刻啟動機制,造成不用則已,一用就會立刻上癮,於是,就又繼續陷入了惡性循環的萬丈深淵。

 小詹不諱言地說,戒毒是很難很難的事。

 我可以理解小詹所說的團體氛圍,因為在帶團體輔導的過程中,就曾碰過受刑人對於戒毒的反應,當場告訴我,戒毒,根本不在他的人生選項裡。

 這種完全不想戒毒的態度,所形成的團體氛圍是很可怕的。因為,團體裡,一定有人想要透過團輔或個輔,學習如何面對毒癮、學習如何改變舊有的自己…。

 但少數人的消極,是會深深影響到團體的氣氛的。

 小詹說,當那一次在團體中聽到有人是這樣的消極時,他立刻在心裡唸起了屬於他的信仰的禱詞,因為他很害怕自己的戒毒信念會被影響。

 有一次,在我和小詹的個輔過程中,我們討論了信念的力量。

 信念是什麼?

 我個人覺得,信念是一種相信,是一種態度,也是一種選擇,一種決定。

 什麼樣的相信?相信自己哪怕戒毒再困難,有朝一日依然有可能做到;

 什麼樣的態度?一種承認對毒品無能為力,而願意積極尋求任何可能的資源,來幫助自己戒毒;

 什麼樣的選擇?一種我要過一個不再被毒品綑綁的生活;

 什麼樣的決定?一個為自己生命負責,不再把自己的毒癮歸究於他人,歸究於環境不公平…。

 其實,這個信念對自己也適用。

 我承認,一開始參與毒癮受刑人的輔導工作時,的確讓我備感挫折與無力,甚至因此想要放棄…。

 但與小詹工作的過程中,他提醒了我,信念很重要,儘管他還在與毒癮對抗中,儘管他出社會後仍然要面對殘酷而現實的,大家對於毒癮者的標籤…。

 小詹雖然是個毒癮受刑人,雖然他與我的宗教信仰不同,但,其實,他也教了我很寶貴的功課,不僅幫助我了解一個深陷毒癮的人的痛苦與掙扎,更讓我再次提醒自己,信念,所帶給人的力量。

 有句話,我不記得正確的說法是什麼?大意就是說,當我們願意改變時,整個世界也會給我們改變的力量。

 親愛的朋友,如果,我們相信,即使自己現在正處於極度的低潮,甚至覺得無力爬起來時,仍能抱持一個信念:「那只是代表此刻的我,暫時處於人生的低谷,但並不表示我沒有機會再站起來」,那麼,我們就已經在自己的心中種下希望的種籽,而這顆種籽,有一天終將為自己開啟無限的機會與可能性。

 而在這個極度脆弱的時刻,我們所要做的,就是不帶著自我責備,不帶著自我評價,不帶著自我批判,然後好好地陪伴自己:陪伴自己的傷痛、陪伴自己的無力感、陪伴自己的脆弱…,帶著耐心,等待著內在的自我,因著這樣的陪伴,重新得到力量。

 我知道,我也會繼續帶著這個相信的力量,與每位毒癮受刑人,每位一起工作的朋友們共同努力。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心靈專區】底下的細目:【與心對話】 心靈反思 心靈深處 衝破困境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