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個快樂的全民公敵

作者:陳俊欽


   一位相識多年的好友,在工作上遭遇到重大的挫折──不知怎地,他成了職場上的倒楣鬼──一個多疑的同事,將他當成競爭對手,在一次重要的會議中,說動了他的上司,將他的一些職務給解除了。剎那間,他規劃多時的計畫,全部付諸流水。

   「我從來沒想過,我跟他到底有什麼利害衝突?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他忿忿地說著。「看著會場中,主任就這樣毫不留情地解除我的職務,其他人靜靜看著,然後,什麼都沒了,我所有的規劃,所有在別人面前的承諾,通通變成廢物。」

   他滿心憤怒,希望其他同事能支持他。然而,他失望了。辦公室裡的人們如常生活著,甚至,為了怕被連累,無端惹禍上身,跟他開始保持距離。

   他思索了很久,不知該如何,最後,他試著保持平靜,把自己的感覺寫下來,寫成了一篇文章,貼在公告欄上。在文章中,他理性地反思著人性的陰暗面,謹慎地避開了所有情緒的字眼,他把忌妒與恐懼具像化為一個鬼魅的象徵,提醒大家應該更加謹慎,不要受到這些負面情緒的影響。

   第二天,一個前輩突然找他過去,狐疑地望著他。「你是不是在罵我?」前輩直截了當地指摘。原來,那天那個同事打電話給這位前輩,說這篇文章就是在暗中罵他。

   他莫名所以,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前輩開始與那個同事公開批評他。一旁,人們則噤不敢言。然而,罵著罵著,辦公室的人也開始指責他,認為他難相處,故意挑起問題,惹事生非。少數人則看似友善地想說服他,希望他不要那麼驕傲,難以跟「大家」相處。

   他很困擾地問我。

   「這幾天來,你有做錯什麼?」我問。

   「我不知道。就算有,應該也不至於嚴重到需要接受這樣的指責。而且,這些罵我的人在前一個禮拜都跟我還滿好的。」

   「你認為別人不該指責你?」

   「是的。至少──態度轉變太快了。這幾天來,我還是我,沒變多少,倘若我真有那麼難相處,那早就該難相處了,怎麼會一夕之間,變成全民公敵呢?」

   「所以,你認為每個人都被那個壞同事所煽動?」

   「老實說,我不覺得。大家都是高級知識份子,不會那麼笨,也不應該那麼邪惡。」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我說。「就是因為每個人都很聰明,也很善良,所以更不能見到一個無辜的人受害。你的無辜與無助觸動了每個人的良知,但他們又不敢站出來為你撐腰,為了避免自己受到良心的指責,人們只好說服自己相信──問題出在你身上。也就是說,倘若是主任誤解你,那他也得繼續相信你是不好的,要不然他等於自打嘴巴;再想想那些同事,他們若不附和那個前輩的說法,他們就得承擔惹禍上身的危險,當然,他們得多少跟著罵上幾句啊!然後等罵了你之後,他們更加得相信你是壞蛋──要不然自己怎麼會做這種背信忘義的事?」

   他思索了片刻。「所以,被強暴的婦女一定會被批評穿著暴露,行為不檢囉?」

   「沒錯。人們往往因為自己膽怯,而發生盲從的現象,但又不能接受自己的盲從,所以得說服自己相信你是錯的──這樣子他們才不會為了自己曾經批評你而感到內疚。」

   他明白了這個道理,也不再期待別人的正確評價。但是他一直不快樂。在隨後的日子裡,他也不斷努力,希望能脫離這個倒楣鬼的角色。但他始終失敗了,人們還是批評他。

   終於,他又來找我。

   「批評你最厲害的是誰?」

   「那個前輩。」

   「你跟他有什麼互動?」

   「很少。」他想了想。「但我知道他有外遇。」

   「這就是了。」我說。「他擔心你報復,抖出這件事。所有批評過你的人也都擔心你報復。所以,他們必須繼續攻擊你。」

   「他們很喜歡說,大家都說我怎樣又怎樣。」

   「沒錯,每個人都喜歡把自己的信念,推給『大家』。明明是自己一相情願的想法,也說是大家都這麼說。」

   「那我該怎麼辦?」

   「沒有辦法。」

   這位朋友繼續苦惱著。而別人的批評也繼續著。他發現:自己無論做什麼事,都會遭到批評。甚至,有人認為他腦袋有問題,或者人格有問題──而且,是「大家」都這麼說。

   一個月又一個月過去。他越來越沮喪。終於,他一事無成。其他人的批評,也從他過於躁進,開始轉而認為他什麼事情都不做,太過消極。

   「我發現,這個『大家』永遠不會是錯的。只要『大家』批評你,你怎麼做都會被批評。」

   「你明白了。」我說。「那你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了嗎?」

   他思索了片刻。「難不成繼續被罵?」

   「不然你還能怎樣?」

   他沉默許久,忽然面露喜色。「所以,反正我不管做什麼,都會被罵,那我又何必擔心被罵?」

   「你總算懂了。」

  

   從此,他領悟到了這個道理,也不再試圖成為好人。他根本不在乎別人對他的評價。他繼續幹起了他的工作,越來越積極,根本不管其他人的看法。

   「我只要知道,我能做,而且需要做,那我就會去做。我不管自己是否能從中得利,我也不管別人是否能夠認同。我只管做,做的本身就是樂趣。不再問收穫。無欲則剛,又有什麼人能傷害我呢?」

   我不知道,他能保持這樣的看法多久。但至少,我看到他再次神采奕奕地活躍於職場中。

   倘若,這小貓兩三隻,就叫做「全民」。那我當個快樂的全民公敵又何妨?快樂的泉源只有自己能掌握。不要把評價建立在別人的眼中。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心靈專區】底下的細目:與心對話 心靈反思 心靈深處 【衝破困境】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