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中的無限

作者:顧浩然


 意義治療學派的創始者維克多.弗蘭克(Viktor E.Frankl)曾經在德國納粹時代,被關進集中營。

 面對當時非人的生活、艱困的環境,很多人都因為難以承受而失去生命。在弗蘭克所寫的「活出意義來---從集中營到存在主義」的書中提到,自己是靠著一股一定要活著看到同被關在集中營的妻女的信念,一路撐下來。

 當時的集中營,每天的生活,一切都被掌控,根本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也不可能擁有為自己做決定的權利。

我們擁有自己的思考與信念

 儘管最後,他還是無緣得見太太最後一面,但集中營的生活,弗蘭克依然在受限的情境中,為自己在意念及思考下,找到些許的掌控感。

 因為,當時集中營的納粹官兵儘管可以控制每一個人的生活、行動,但卻無法控制每一個人的思想及意念。弗蘭克後來,還因著這段經歷,而發展出自己的心理治療學派。

 談到掌控感,前陣子,我在歐文.亞隆的文章中,看到他引述一位學者的觀點。這位學者提到,一旦當事人意識到自己無法掌控的命運時,其知覺及行為,便會被非理性力量所控制,而這就是焦慮產生的一個重要原因。

 我曾經和一位朋友談到他在工作上所面臨的焦慮感。

容許給自己一點空間和時間

 朋友說,有一回在開會的時候,被主管問到一個問題,當下因為有很多人與會,結果自己過於緊張,很快就唏哩呼嚕的給了一個回應,因為不如主管預期,想當然爾,就被唸了一頓。

 後來,我就跟朋友討論到,是什麼讓他在當下有那樣的反應?朋友說,因為他被期待要很快地回答,這不是他所熟悉的處理方式。

 我問,如果當時的場景再重新來過一遍,他會怎麼做?「我想,我會給自己廿秒的時間思考,然後再回答主管的問題。」朋友說。

找到掌控感,焦慮的心也被安定了

 我再問,當他這麼做的時候,感覺如何?「我的心好像比較平靜,沒那麼焦慮了。」短短廿秒,時間不長,卻可以讓朋友得到些許的自我掌控感,而原本焦慮的心也被安頓了。

 有一次上課時,我的老師提到一句話:「有限中的無限。」看了弗蘭克及亞隆於書裡所寫的、聽到朋友的經驗,我好像慢慢地明白這句話的意涵了。

 很多時候,我們的生活可能都處在許多的限制裡,好比這段時間的疫情,我們不斷地被提醒儘量減少移動、儘量待在家、不要群聚…。

 面對不知疫情何時會緩解的景況,讓很多人因此而處在焦慮不安的景況。

 關於焦慮,另位學者更指出,不確定所導致的焦慮與破壞,往往勝過疾病本身。

我們都是有選擇的

 我一直是這麼想的:每個人都是有選擇的。即便很多時候看似有很多的受限,看似無從選擇,但在限制中,我們依然可以有自己的自由意志,依然可以在生活受限的情況下,為自己找到一些些的思考、行動、選擇的自由。

 只要我們可以為自己找到一點點的掌控感,相信,我們的焦慮也會緩解,就像朋友的親身經驗所體會到的。

(本文同步刊登於《顧浩然諮商心理師 聊心.瞭情.療關係》粉絲專頁)


最初上傳時間:2021-07-05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心靈專區】底下的細目:【與心對話】 心靈反思 心靈深處 衝破困境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