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到底該不該吃藥?

作者:陳俊欽


  邱小姐已經三天三夜沒闔上眼睛了。她現在很煩惱,但是她煩惱的卻不是失眠問題──而是「該不該服用安眠藥?」

  「你的失眠一定要吃藥,不然不會好。」十年前精神科醫師之言猶在耳。「長期失眠的話,可能會出現焦慮症,而且還可能惡化成憂鬱症。」醫師用很職業性地口吻恐嚇著。

  但是她就是無法忍住不去看藥典上那一排排可怕的警語──「注意:服用此類藥物時,不得開車或操作機器,也不能飲酒或使用任何具有中樞神經抑制作用的藥物。」、「使用過量時可能會有反射減弱、步態不穩、呼吸抑制、窒息、昏迷、甚至死亡的危險」、「切勿突然停止使用,否則可能出現:顫抖、痙攣、頭痛、肌肉酸痛、癲癇發作、幻覺、妄想、譫妄等症狀。」

  到底該不該吃藥呢?她可以說是困惑極了。她搞不懂,這麼多副作用,又這麼危險的東西,怎麼能拿來當藥物,開給病人吃呢?

  她每次詢問醫師,醫師都輕描淡寫地說:「那些副作用出現的比例都很低,不用怕,我的藥物是很安全的。」

  「廢話!吃藥的是我,又不是你,你當然很安全!」她總是在心中暗罵著。

  但是罵歸罵,她又不能不去看醫師。因為她實在已經走到沒路了──失眠是她從唸高中時開始有的困擾。大家都說她年紀輕輕,跟大人學什麼失眠?但事實就是事實,不管怎樣,她就是不容易入眠──數羊也好、喝牛奶也好、泡溫泉也好,一概沒效。

  從高中到大學,從大學到出社會,從工作到婚姻,失眠問題持續困擾著她。到了今天,一提到睡覺,她就害怕,每天晚上彷彿都有一場仗要打般,而且是屢戰屢敗,一敗再敗。偶爾一天好睡,她彷彿中了頭彩,整天都高興,但是這機會畢竟少見,多數時候她可以說是在睡眠不足、又累又疲倦、煩躁的要命,卻又睡不著的狀態下度過。

  「我是睡眠方法的專家──只是治不好自己而已。」她苦笑地對我說。「市面上所有據稱有安眠效果的東西,我都試過了。從早期的拔罐、針灸、瑜珈,到現在的褪黑激素、SPA、耳燭、燻臍,我通通試過。現在我家裡還有一箱香精油、芳香療法蠟燭、好幾盒健康花草茶、三個健康枕、兩個人體工學床墊、一個防塵床具組外加強力磁石、兩台什麼負離子空氣濾清機。至於中藥,已經喝到撐了;睡眠衛教也做過;睡眠實驗室也去過。我想,能試的我都試過了──通通沒效!」

  我同情地望著她。

  「我難道不吃藥不行嗎?」邱小姐無奈地望著我。

  「那你說說看,為什麼你不想吃安眠藥?」

  「副作用那麼多,又那麼可怕。當然,我知道你會說:這些副作用的發生機率都很小,但是誰知道會不會有萬一?倘若我就是那個倒楣鬼,怎麼辦?」

  我微微一笑。「記得上次門診時,妳提到的那家公司,風險似乎不小──但為什麼妳最後決定買下來?」

  「我們算過,有這個價值。」

  「嗯,那麼,失眠對身體也是有傷害的,妳知道。吃藥,提高藥害的風險,但是換得平靜而規律的生活;不吃藥,提高睡眠不足的風險,但免除藥物副作用的危險。妳選擇哪一個呢?」

  「可是,睡眠是人與生俱來的權利,為什麼我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入睡?為什麼我就得在服藥與失眠之間放棄一個?」

  「那我再問你另外一個問題。妳的大學同學中,有哪一個人像妳這麼年輕,就在這麼大的公司升到這職級的?」

  邱小姐想了想。「應該沒有吧?」

  「為什麼妳能,而別人不能呢?」

  「我想,運氣也有,聰明也有,但努力也很重要。我是個很有企圖心的人。我也真的付出了不少代價。」

  「這代價包不包括健康?」我問。

  邱小姐思索片刻。「但是,跟我一樣努力的人,也不是每個人都失眠的。」

  「所以呢,在那些人當中,也不是每個人都有你的成就。」

  邱小姐沉默了。「我懂了。那我該怎麼做?」

  「你在決定要不要併購那家公司前,你會做什麼呢?」

  「評估──你要我多學習,多了解這些藥物。而不只是看藥典或道聽塗說。」

  「沒錯!你必須先了解藥物,學習不帶感情與偏見去看它,你才有能力衡量服藥的利弊。我很樂意跟你分享藥物的知識,至於該不該服藥,就留給妳自己來回答了。」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治療相關】底下的細目:【關於治療】 人格議題 肥胖問題 自殺問題 安眠藥專論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