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症的團體心理治療

作者:陳俊欽


    顧名思義團體心理治療是一群病友,定期聚在一起接受心理治療之治療模式,簡稱團療。其療效不輸予昂貴之個人心理治療,並有個人心理治療無法提供之一些特點。團療團員之數目一般為八到十二名,可多可少,一週一次或二次,每次九十分鐘,共十二次是一個療程。因人因地團療之療程可作些彈性之調整,在醫師負荷量過重無法給病患足夠的時間診治的現況下,團療是可發揮理想的醫病關係,有人稱團療為「人生成長班」,有人諧為「心理垃圾焚化爐」。

  團體治療始於二十世紀初期。一九○五年美國內科醫師約瑟夫.普拉特 (JosephPratt)治療肺結核病人,將二、三十名患者集中講解並實施治療。一九一九年美國精神科醫師馬須(Marsh)正式將這種團體治療方式帶入精神科專科醫院,以眾多病友之互助影響彼此,進而促進自我了解,以達到個性之改變。爾後經精神醫學界研究證實,這種治療活動對精神官能症(焦慮症)及其他心理疾病的患者可以發揮顯著的治療效果。

  焦慮症之門診團療在國內已行之有十年,大多以認知行為治療為基礎。認知治療是改變病友錯誤之思考及人生觀,行為治療是以實際行動改善生活方式,認知及行為之改變也可以說是改變了一個人的個性,因此從團療畢業的病友常說藥物是治標,團療是治本,前者療效快速但不長久,後者要慢功才領悟,但可陪您一輩子,研究顯示,單單團療或合併藥物的治療,其治療後一年之療效均比單單在門診用藥物治療而無團療者來的更為優越,有無藥物,在均受團療之二組間其療效並無差異。

  

  團療的十一個療效因子

  

   至於團療為什麼會改善病人的病情,有很多討論,目前最受人肯定而當作教材的是美國史丹佛大學團療大師雅樂姆Yarlom教授的學說,他認為團體心理治療有十一項療效因子,其分析如下:

  

  一、希望灌注(Instillation of hope)

  

  很多病人在治療過程中,一旦了解團體治療對病人的療效,讓他們對自己病情的復原建立希望,這種希望灌注不只來自新聞媒體,其他經由親朋好友的轉介、透過志工的對談,獲得許多痊癒的訊息,就會產生希望的灌注,認為會與其他康復的病友一般,找回逝去的健康。

  

  二、普遍性(Universality)

  

  很多病人在參加團體治療前,都曾在醫學中心或很多大醫院中做過很多檢查,但是卻得不到適當的解釋,往往覺得自己得了世界獨一無二的「怪病」,沒人同情也沒人了解;一旦在團體治療中,看到病友用共通的語言,敘述同樣的病情,忽然間產生了歸屬感,不再認為是得了獨特的怪病,所以有很多第一次參加團療的病人會說:「看到這麼多同樣病症的人,也看到病情改善的老前輩,我的痛已經好了一半。」

  這些病人,因為無人了解,往往與親友隔離,自己也覺得被排除在人群之外,惡性循環下,病情更加惡化,當在團體治療中發現這種疾病的「普遍性」,「排除」及「隔離」感很快就會消失。

  

  三、引導指示(Imparting of information)

  

  病人在團能治療中,透過團療主持人與病友的互動,可獲得資料的引介及情報的分享,發現過去所不知道的情報,例如有關的病因、病程、症狀、藥物安全性及副作用、治療效果、各地的醫療網、醫療資訊及病友互助團體等。

  

  四、利他思想(Altruism)

  

  經過團體治療的病人,在初期,往往只關心自己的症狀及痛苦;到了中期,就會開始注意別的病友,將注意力從自我轉移至周遭的人,而會想去幫助別人,如何有所貢獻,例如:在團療中,有人在悲傷中流淚,常見許多同情者會傳遞衛生紙,或給予拍肩安慰,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動作,這就是「利他思想」的表現。醫生常會用「自戀」轉成「博愛」,來鼓勵病人發揮利他思想,不要一整天百分之一百二十關心自己的血壓、脈膊等病情,如果能將關心自己的精力,轉移至其他的病友,病情自然就會減輕甚至好轉,這就是「能捨能得」的真諦。

  

  五、社會適應技巧的發展(Development of socializing techniques)

  

  很多病人往往因病失去社會適應技巧,更不知如何與人相處或處理問題;就以異性相處的問題為例,有些病友無法與異性建立良好的關係,在團體治療中,經由經驗的討論、交流與病友間的回饋、協助,有此困擾的人,都能夠有所收穫而得到改善。

  

  六、認同模仿(Imitative behavior)

  

  病人在團體治療中,往往會模仿別人的言談舉止,甚至裝束打扮,團療主持人常常成為模仿的對象,例如儀態、風度、守時的習慣等,經常在病人觀察中,為之學習、吸收,許多人在病友相互問答中,常常得到一些醫療資訊,彼此在觀念上有所突破、領悟,一起有所收穫(同一化)。

  

  七、情緒的傾洩(Catharsis)

  

  在團體治療中,藉著經驗的交流,病人可以將過去許多的無奈、壓抑的痛苦、坎坷的人生、心路歷程,及他在委曲人生中所嚐遍的酸甜苦辣,完全傾吐、無所不談,在獲得情緒的傾洩,也獲得病友的認同後,會發現團體治療是一個溫馨的大家庭。

  

  八、家庭重現(Corrective recapitulation of the primary family group)

  

  一般來說,病人大半都有家庭心理創傷的陰影,在團體治療中,不知不覺會感受到家庭重現的氣氛,而將自己對父母、兄弟姐妹的感情轉移到主持人及病友的身上,這些不愉快的童年印象及情感的轉移,會產生無端攻擊、嫉妒病友及主持人等行為。如能適時修正,加以分析了解,同時運用團體所提供的家庭氣氛,可以讓病人了解家庭人際關係的處理與技巧,如此一來,可改善其與家人的相處。

  

  九、存在因素(existential factors)

  

  許多人的病情,都在於無法接受人生中「生、老、病、死」等實際存在的問題,在團體治療中,經由經驗的互動,當病人對人生實際存在的界限、痛苦缺陷、生命終結等事實,能夠接受,不再否認、躲避時,就能以知足感恩的心,泰然自若的面對人生,因此治療過程中,醫生常用「人生十之八九不如意」、「以平常心處理」、「大智若愚」等智慧格言,來鼓勵有挫折感之病人。

  

  十、團體凝聚力(Group cohesiveness)

  

  由於利他思想、普遍性及社會適應技巧之發展等療效因子的產生,成功的團體治療會產生團員間強烈的凝聚力,這也是判斷團體治療是否成功的一項指標。參加團體治療的病人往往在例行團療之外,舉辦一些活動,例如聚餐、旅遊甚至組織病友互助團體,這就是凝聚力推動的團體活動,像中華民國生活調適愛心會就是台北市立療養院團體治療凝聚力之延伸的代表。

  

  十一、人際關係之學習(Interpersonal learning)

  

  經過同理心、感情之轉移,透過團體治療的人際關係,每個團員可以加深自我了解,同時從其他團員身上所收到的回應,對自身行為是否恰當可有所判斷及解釋,就可以學習到良好的人際關係,所謂「知己知彼」的相處技巧,可在團療中學習到。

  

  團體治療的演變過程,因人、因時、因地而異,團體治療之進行,以「把握當今」為宜,以上十一種療效因子,有時會重覆或在不同時間出現,所以在每位團療成員的身上,療效因子出現的時間因人而異,一位具有敏感性及優異技巧的「團療主持人」,若能適時掌握這些療效因子,給予團員適切的影響,團療就變得有聲有色,對病人的幫助可謂相當可觀。

  在美國,要成為一位成功的團體治療師,必須經過嚴格的訓練,才能從事這種專業性的治療,我國在這方面就必須迎頭趕上,才能面對需求日益的病友。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精神相關】底下的細目:精神症狀 精神官能症 妄想症 躁鬱症 憂鬱症 【焦慮症】 思覺失調症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