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關係專區】底下的細目:人際關係 【兩性關係】 親子議題 



當愛不得不離開的時候

作者:陳俊欽


  你說我不識大體;你說我讓祖先蒙羞;你說我什麼都不會,就只會歇斯底里的在大庭廣眾下鬧;你說我讓你父母心急如焚,老人家到這把年紀,都還要忙進忙出,一點最基本的孝道也沒有;你說我連自己的爸媽也不顧了,看他們年紀一大把,為了自己女兒的事,每天電話像三餐一樣的打,如果電話這頭沒什麼爭吵,就稍微寬心,如果一有不對勁,憂慮的輾轉反側,徹夜難眠;你說我連個母親都不會當,也不考慮一下孩子們的感受,就讓這整個家瞬間變成火戰場,整天罵來罵去,不是冷戰,就是熱戰,將來,他們要怎麼相信婚姻?你說事情發生後,我心思根本不在家裡,整天都在外面,跟一大堆可疑的人聊天。

  你還說,我連給你這麼一點點的時間也不願意;你說你只要這一點點時間,你就可以把那女人處理掉,再也不會來影響到我們的婚姻;你說我做事太衝動,不考慮這樣激烈衝突下去,你的工作未來會怎麼辦?萬一工作沒了,損失的難道不是我?你說我一點同理心也沒有,那女人並不是故意要破壞我們關係的,如今,她老公也跟她吵著要離婚,你都不知道她以後的日子要怎麼活下去;你說我得理不饒人,抓到了把柄,就無所不用其極,節節進逼,這樣對事情不但沒有幫助,反而會讓那女的困獸猶鬥,讓你更難處理;你說我處在福中不知福,這麼多年,靠著你優渥的薪水,吃好用好穿好,一切都當成理所當然,但是你只要一犯錯,連一點機會也不给你,翻臉如翻書,全然不認人,什麼事情都可以拿出來吵,什麼都可以鬧,讓你在親朋好友下根本沒辦法做人;你說我把事情搞成今天這樣,我們之間,要怎麼重新開始?

  就在此刻,我明白的回答你──但是,我必須先讓你知道,我回答你,是我的權利,不是我的義務,是因為我想讓你了解,所以我告訴你這些,而不是我想為自己辯解些什麼。

  首先,我同意你說的:打從事情爆發,我就開始盡我可能連絡我的朋友、親戚、甚至只是認識的人,因為我知道:我雖然可以堅強,但我也有軟弱的時刻,如果我不多找幾張嘴,站在我這一邊,面對完全沒有悔意的你,今天根本不會想跟我談判──我必須確保在我任何一刻脆弱的時刻,都有人能傾聽我的聲音,就算是心理醫生或路上的陌生人也好──他們至少不曾在我如此相信、付出一切的狀況下,徹底的背叛了我,還死不承認,當我證據拿出多少,才願意承認到多少。

  其次,不要把你那一根的問題,通通怪到我頭上──如果你真的很苦惱管不住它,我可以借你一把剪刀,如果這樣還不夠,就算切肉刀跟電鋸,我也願意替你去Costco買。你的父母困擾的是你那一根,還有厚度比那一根還要長的臉皮──如果你願意坦白一點,願意坐下來說點有益於溝通的話──而不是只會勾勒全家到阿爾卑斯山住小木屋滑雪的畫面,問題就不會弄到今天這樣。

  第三,小孩是無辜的,不要讓他們成為受害者。你也許沒注意到,我不管做任何事情,或是你又在發酒瘋、徹夜未歸之類的,我都會花很長的時間跟他們慢慢溝通,傾聽他們的想法,跟他們討論,安撫他們。我從來沒教他們恨你或說你的壞話,相反的,他們都渴望有個偉大、包容、又讓他們崇拜的的父親,我必須解釋:為什麼你做不到?為什麼你會大發雷霆?為什麼你總是惹媽媽哭,或是全家抱在一起哭。這半年來,他們已經慢慢學會:不再怕你,也不再討厭你,只是同情你,特別是看著你面對一個自己完全不曾經營過的家庭,理當熟識卻又那麼疏離,無比落寞的模樣時,那種教人心酸的模樣。我相信:在未來,他們會是有韌性的,也了解到生命中有殘缺的事實,但他們依然會用健康的態度去面對屬於他們自己的人生。

  最後,是你提到那女人的時候,你顯然完全遺忘了我們當初在一起的理由。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在我面前不斷保護那女的,我只能告訴你:我也是人,而你這樣的做法,剛好可以激發一個女人最大的憤怒。我承認:我不是你大男人主義底下那種沒靠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但是,我願意用最大的包容來體諒你的感覺,甚至接納你的一時糊塗。但是你這些日子來都在做什麼呢?保護對方。當個英雄。甚至被雙方的家人告妨害家庭也在所不惜。

  我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在迷惘、失落、被背叛與不信任中過日子,要不是為了孩子,我不知道活下去的意義是什麼。如果,連你這樣的好人也能傷害我,那我還能相信誰?在漫長的諮商與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中,我終於接受了一件事:那就是我沒辦法接受所有的事──我必須有所取捨。這個世界並不是像「好人就會幫助你,你就得愛他;壞人就會傷害你,你就得提防他」那麼簡單,恰恰相反的,好人往往傷起人來特別痛,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再做什麼。

  透過治療,我終於明白:我不必恨你,但我依然可以離開你,你在我心中,依然可以像是大一剛認識時那樣的純真、善良與執著,我記憶中跟你在一起的所有畫面,一張也沒有必要刪除,那個人還是那麼的好,對我那麼的用心,在乎我所有的感受──只是,他不在了,他永永遠遠的離開了──抱歉,我有點激動──任何人,包括我眼前的你,都已經無權盜用他的名義,而有關那些歡樂的往事,我也會永遠保存下來。

  當愛不得不離開的時候,我不會再挽留了,失去之後,明天會更好,即便這個愛,已經不在我身邊,但我會永遠記得,他曾經陪伴過我走過生命一段青澀的年少情狂──重來?如果能重來,我可能會比較在意一個男人會不會與我的小孩互動,而不是他會不會逗我笑、讓我開心、或是一起做些瘋狂的事吧?他需要有個比較穩定的經濟基礎,穩重的態度,成熟的應對處事──不過,短期內,我不會考慮這個的。

  至於財產分配的部分,我沒有瀟灑的權利,畢竟,我不再是當年的我,我會用盡全力,捍衛我所應得的每一個部分──這是做人最基本的良知與道德。

  而你,就去當你的英雄吧!我可以恨你,但是我不想。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關係專區】底下的細目:人際關係 【兩性關係】 親子議題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