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判斷醫生是否正確使用安眠藥物?

作者:陳俊欽 賴奕菁


  長期以來,對醫病關係感興趣的專家一直在發展一些技術,讓患者有能力透過這些技術來評估醫師是否本著良知、本著專業來使用藥物。但可想而知,這是一件很艱鉅的工作。至今為止,尚無法做到。

  主要原因是資訊不對等的情形太過嚴重了。一位醫生的養成過程中,他得花上無數個小時在訓練上,而且,它所學的還不只是知識,甚至是另一種「語言」──如果要精確的說,那就是一整套「符號系統」。如果不具備醫學訓練背景的人,很難理解這整套「符號系統」的運作原則,例如:糖尿病會造成血糖上升,血液滲透壓增加,腎臟功能會受損,血漿蛋白可能滲透出去,導致身體滲透壓下降,而造成下肢水腫。但腎臟同時又具備紅血球造血能力,也是血壓維持的重要一環,但糖尿病可能引起眼睛的視網膜病變,眼底的血管滲出液增加,讓病患視力減退。

所以,當一位抱怨視力越來越差的患者出現時,你可能難以想像:他站起來的頭暈(血管增壓素不足)、下肢水腫(血漿蛋白大量流失)、身形消瘦(糖尿病惡化)、貧血(腎臟分泌的紅血求增生素減少),事實上是跟他的視力減退(視網膜糖尿病性病變)相關的。

  身為患者,千萬不必去硬記這些片段的知識。不是說這些知識有多複雜,也不是說醫學有多艱深,我們要考量的是:成本與代價到底成不成比例?

  我可以確定:你只要每天唸解剖書籍十個小時,連續唸個一年,你一定會懂這些知識;你只要願意每天唸藥理學十個小時,連續唸個一年,你也會懂基本的藥理知識。但前提是,你必須先有足夠的知識,諸如:生理學、生物化學、生物學、組織學、病理學等等的基礎。

  而安眠藥物又是屬於作用在大腦的藥物,藥性更是複雜艱深,你得熟悉神經解剖學與神經生理學之後,再來理解神經傳導物質的理論,才有辦法真正掌握這些藥物。

  所以,不要設法去「掌握藥物」,這是非常重要的原則。事實上,倘若你真的有能力分析處方的優劣,那你根本也不需要去看醫生了。

  所以,筆者會建議的方法是:「掌握醫生」而不是「掌握藥物」。因為醫生也是人,有人性,既然有人性,就會有缺陷,可以讓你有機會去掌握他;而藥物是學術理論與高度工業科技的結晶,你是不容易去判斷的。

  實際上執行的方法就是:

有問題,盡量發問

  發問不但是為了充實自己知識著想。發問還有探測醫師的功用。

首先,它可以測量醫師的耐心。一個沒有耐心與愛心,不能為患者設身處地去思考的醫師,是不太會有耐心來解釋藥物的,雖然你未必聽得懂醫師的解釋,但你可以看得出來醫師解釋的態度與誠意,當醫師越是希望你明白,表示他越在意你的反應,也在意自己治療的效果。

其次是測驗醫師的解釋能力:倘若醫師越能解釋自己的用藥,表示他越常反省自己的用藥原理,他在意治療的效果,也願意聽取患者的反應。所以萬一醫師的解釋你完全聽不懂,而經過追問後,還是聽不懂,這很有可能是醫師完全按照學理在開藥,而不注意臨床上患者的反應。

第三是醫師對於會發問的患者,通常會比較謹慎使用藥物──這是人之常情,有壓力才會更努力表現。

但是,我們是否可以無止盡的發問呢?答案是不行的,因為,如此你會讓醫生感覺到被威脅──

不要讓醫生感覺到被威脅

這實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明明求助的是民眾,卻要自己去體諒與揣摩擁有專業知識的權威醫生。然而,在醫病關係緊繃的今天,如果你想要獲得醫生更多的關注,就非得這樣做不可。

在民風純樸的過去,醫生的權威性更高,資訊不對等的情況更嚴重,但相對的,也是擁有懸壺濟世熱情的醫生最適合生存的年代;如今,事不分大小,動不動就告上法院,古道熱腸的醫生被告的被告、退休的退休,剩下來的,都是戒慎恐懼、隨時準備自我防衛的醫生。

一旦醫生開始自我保護,就像貓頭鷹縮進了樹洞,就連其他醫生也未必能看穿他的內心真意,更何況是專業知識有限的民眾?相同的情形一樣發生在司法界,原被告雙方律師都是專業人士,一樣未必能看得懂對方的安排與設計。

可想而知,如果要讓醫生為你而賣命,你就不能嚇跑醫生:隨時在心中想像一隻帶著博士帽的貓頭鷹──如果你講的話、做的事嚇壞了牠,牠一鑽回森林裡的樹洞,你就找不到牠在哪裡了。

而哪些事物會讓醫生感覺到威脅呢?老實說,個體差異太大了,沒有辦法列出一個「哪些事可做、哪些事不可做」的表格來。比較有效率的方式,是看醫生的情緒反應──在心理上,憤怒是「無助感」的表現,也是「恐懼感」的投射。登山的人都知道:會被毒蛇咬,通常是你渾然不覺的闖入了牠的地盤,牠在恐懼又無助之餘,出於自衛,不得已才出口咬人。人也一樣,「憤怒」是一個警戒訊號:如果醫生看似要生氣了,那你大概明白:自己的言行舉止已經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了,這時,你就得收斂一下自己的問題了。反過來,如果你也沒問什麼,醫生就快要發火了,這透露著對方的心虛與不安,絕非權威者的傲慢。

記住:把自己當成非常知人善任的CEO,而把醫生當成你的手下大將──怎麼讓你的醫生發揮最大能力,這就是你的本事了。

了解醫師的治療計畫

  醫師在使用安眠藥物時,未必會有個完整的治療計畫。這時候,醫師只是想靠藥物讓你入睡,至於要使用多久,接下來該怎麼辦?什麼時候停藥,那就通通不管了。

但是,如果你長期看同一位醫生,又是個好奇寶寶,總是在他可以忍受的範圍底下問個夠,特別是針對「接下來的計畫是什麼」的問題──醫生就會發現:不知怎地,他就認得你了,你又愛問「計畫性問題」,他自然而然就會開始規畫起你專屬的治療計畫,例如:第幾周到第幾周,使用什麼樣的藥物;如果睡眠品質太差,可以加上什麼藥物?如果入睡困難,那該怎麼解決?如果合併憂鬱型的早醒型失眠,那他該怎麼因應?如果一切都沒問題,而你又希望減藥,他該採取何種方式減藥?

畢竟對於醫師而言,治癒一位病患,他就少一位病患,所以,如果你不主動要求減藥,他就會繼續開同樣處方下去;然而,對於一位讓他得大費唇舌、卻又不至於會惹他生氣的病患,基於時間成本考量,他就不見得會想長期繼續看下去。這時,他就會開始建立起你的治療計畫。

好好弄清楚醫師的治療計畫,確保自己的用藥安全,至少你會知道:什麼時候會加藥,什麼狀況下會減藥,什麼時候又能停止使用藥物。

不必背藥名,但是要把藥名抄下來

  藥名通常非常難記,讀者也不必去記。甚至,醫師也根本記不完所有的藥物。所以你與其含含糊糊唸了一個藥物的名稱,讓醫師搞不清楚;還不如乾脆抄下來,寫在紙上,到時候拿給醫師看,那最是明白。由於中文譯名尚為統一,所以你要抄的是藥袋上的藥物,你就得抄原文的藥物名稱。

注意醫師什麼時候開始開藥

  醫師有時候是在你全部講完之後,釐清問題後,仔細深思,然後才開處方;有些是你講什麼,他就開什麼;可想而知,前者的縝密度遠高於後者。

  上述是幾點基本的判斷醫師法則。其實,你只要會判斷醫師用不用心,那麼你就能間接知道拿到的安眠藥到底好不好。這是更為直接,且實務上可行的方法。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治療相關】底下的細目:關於治療 人格議題 肥胖問題 自殺問題 【安眠藥專論】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