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權威,怕怕?

作者:顧浩然


 早些年,軍中的環境非常地封閉,並不如現在般相對開放,一些諸如「有理三扁擔,無理扁擔三」、「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是、不是、沒有理由」…等類似的紀律要求,總是不斷地加諸在才十八歲的軍校生身上。

 泡在那個把人的自尊踩在腳底下的軍旅環境許久,無形中也造就了我後來,對權威者的敬重,哦,不,應該是「畏懼」要來得更貼切。

 這個潛移默化影響之深刻,讓我在多年前於醫院擔任全職實習心理師,面對醫師的督導時,依然存在著遺毒。

你依舊帶著那個權威者同行嗎?

 第一次被督導的那天,我的督導問了我過去工作場域主管的名字,結果,我看著督導,然後說出了一個名字,「誰?」督導一臉困惑,又再問了我一次,我又說出了同樣的名字,「誰?」督導又再次一臉困惑,不過這回似乎多了點隱微的生氣。也就在那一刻,我才驚覺,我竟然把主管的名字,叫成了督導的名字。

 其實,有時候,我們對權威的害怕,未必來自於當事人,而是我們不自覺地把過去生活經驗中,不斷地責備我們「沒用」、「笨」…帶給我們負面影響、造成我們心靈創傷的那些人,投射在當下我們與之互動的那些權威者身上。

 對於這個被我們投射的對方,我常戲稱,他們都有個「背後靈」。

 那個背後靈,指得就是過去生命經驗,曾經影響我們、讓我們感到害怕、感到沒有自信的人,他們可能是我們的老師、上司、父母…。

 「權威」本身不是問題,相反地,有時候,權威也意味著具備一定的專業能力與影響力,值得我們用心學習。

 但問題是,當我們對擁有權威的人感到害怕,或者一味地迎合權威者,一直想要獲得他們的認可,他們就可能成了我們成長的絆腳石。

 因為,我們可能變得在意他們的看法和評價,時間久了,我們愈來愈不敢表達自己、愈來愈沒自信。

 我是一直到進入助人工作領域的學習後,才有機會整理生命歷程所接收到的許多規條,才能用不一樣的角度,去檢視自己在面對權威議題時所呈現的各種樣貌,並且思考反應的合理性。

 每個人都擁有不同的身份,我們都是父母親的孩子、我們也是孩子的父母;我們是公司的職員,也可能是部屬的上司;我們可能是學生、我們也是家教學生的老師;我們是先生的太太或太太的先生、我們是女婿或媳婦…。

 有了角色或身份,自然就免不了會有對應這些身份或角色的期待,對我們自己,也對別人。

讓權威者從我們給他的神壇走下來

 但無論如何,都不要忘了,我們都是「人」,不是「神」。

 如何以相對健康的心態面對權威議題?我想,也許可以回到「人性」的本質,而不是去看權威者所擁有的角色。

 既是人,當然就有一定的限制,有自己的脆弱。所謂的人性,必然有陽光面,也有陰暗面,這很自然,而這自然,也不是完美的。

 所以,認知上,我們無需把那些權威者放在高檯來崇拜,更無需把過多的期待放在他們身上。

 其次,在情感面部份,我們值得為自己花些時間,透過專業的協助,去療癒過去生命經驗,因那些被我們視之為重要人物不適切對待方式,而造成的心靈的創傷。

 這個療傷是需要的。只有過去的創傷被療癒,我們在面對現實生活中的權威者時,才不會再繼續被過去的負面經驗所影響,不會在我們與權威者互動時,在他們的身後出現背後靈,才可以讓我們很自在且平靜的,與權威者互動。

 這不是件可以快速完成的功課,需要有耐心地投入時間。

 讓我們一起學習!


最初上傳時間:2021-07-05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最新文章 

【心靈專區】底下的細目:與心對話 【心靈反思】 心靈深處 衝破困境 職場問題 熟年世代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