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厭世 一邊勸世的擺渡人

作者:曾治淇


 在巴士開往羅東的公路上,我們一行老同學準備前往包棟民宿共度周末,車途上鄰座的Z向我邀稿,大學時的我們大概怎麼也想不到,會有這麼一天,我們將分別以雜誌主編及心理師的這兩種身份交手,怎麼也想不到。

 記得大學時輔修廣告學系的我,給自己的生涯發展定位是「廣告培養專業,文藝飽滿靈魂」,當年Z對此頗有微詞,他認為憑什麼文藝就不能是專業?就只能飽滿靈魂?那時我回應到:「那僅是我對自己的規劃啊!」其實,回首來時路,當時的我無非是因為生存焦慮重,壓根認為純文學的路子不好混飯吃,於是早向商業靠攏了,我沒有像Z那堅守耕耘於純文學上的勇氣,老早為了五斗米在水蛇腰。

 後來步上諮商心理師的養成路,除了受對人心人性的探究志趣趨使外,大概也因為自知自個有諸如生存焦慮偏重等性格壓抑扭曲的一身暗瘡,需要修身自渡出一個較健康的生存樣貌來,故投身於一條擺渡自己然推己及人的渡眾專業。將自個先天欠佳靠後天調理出的修煉歷程,轉化為資糧以關照、理解、滋養浮沉於水火中的茹苦人家。

 我不敢自吹如今自己的心理已有多健康多放光芒,也不好說已出師的我還健康不足,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在被諮商及學習諮商的歷程中,填補了我性格上所不足,臻化了我心性中所塌陷,並奠定我擺渡他人的專業涵養。也正因我自身的匪質晦暗處在被照見與統整後,得以更理解他者的暗物質、負能量並協助其與之共舞。

 雖說我自個的生存焦慮已因著諮商的擺渡惠我良多,但在資本主義洪流滾變至今的時局下,求溫飽持家讓升斗小民活得越來越如樓蟻般,壓得低低底埋入微塵裡生活,不敢抬頭望上也沒時間抬頭,多數人越來越少時間真正關照自己,也越來越少空間好好關愛親人。

 活著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如今活得像樣就又更需要些運命來打幫手了。港片《一念無明》裡,連孩子都知道自己生長在一個不炒股、不炒房、不炒樓、不懂用錢生錢就越活越奴越卑微的時代;金曲最佳樂團草東沒有派對也唱出了年輕世代的魯蛇哀鴻:「我想要說的前人們都說過了,我想要做的有錢人都做過了,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更甚者如獨立樂團康士坦的變化球,為擱淺中人嘶吼出習得無助感:「沒關係了我其實習慣自己很窮…擱淺的人早習慣啦就這樣吧算了啊…」

 因此,即便政府願意多投入些資源在促進國人心理健康上,但可預見的,因情緒失控、心理違常等精神狀態因素所出現的偏差行為,恐怕仍會越來越多;即便越來越多人正視分配正義與貧富差距的問題,但因為不變的人性讓歷史不斷重演,就像每個時代都有神棍,每個時代也都有「精益求精」的既得利益者,只是以前叫貴族與奴隸,現在叫天龍與魯蛇。

 但,我身為心理助人工作者所殷切企盼並戮力耕耘的,便是希望能為自己有緣所交會、所扶持的一粟蒼生,即便身處在窘迫的困境圍城,仍有保持心念澄明的可能,並試著開出足以讓人嘴角上揚,讓人動容的小小花朵;不論世道輪迴到哪一章節,都能活得像個樣子,即便深黯人性的貪婪、晦暗等厚黑,也不放棄寄望與綻放另一面的良善與光芒。我,身為一位心理助人工作者,望傾畢生之心力,將此心願,念念不忘,盼有迴響。


最初上傳時間:2021-07-05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心靈專區】底下的細目:與心對話 【心靈反思】 心靈深處 衝破困境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