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與哭泣的小女孩

作者:楊舒聿


一天,路過人行道,看見個一歲多的小女孩,哭著坐在路邊,兩隻手揉著眼睛,看起來還沒哭完。一步之遙,看起來是阿公的男人用著帶著台語口音的國語說,「阿公要走囉!」他轉身的時候,剛好跟我四目相接,在那短短的片刻中…一。陣。尷。尬。

阿公立刻轉身回來,彎身拉著小女孩的手帶著點憋扭的溫柔說,「來來,起來,我們沒有哭泣的權力。」

過程中,我的腳步沒有停,阿公說完那句話,他們已經在我身後了。但,留給我的是,好複雜的種種。

我想,阿公的轉身,沒有要真的離開小女孩,而當下的環境,其實也是算安全,沒車,沒危險,只有在下路人甲。那轉身,其實是在說「趕快跟上來吧!」

而且,我猜,阿公沒招,所以,只好用老招。

但,我跟阿公一個四目相接,很像是現實的眼光突然衝進那現場在說,「所以,你現在是要遺棄她嗎?」、「沒有沒有,其實沒有!」(腦補的對話內容)

我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自己也最受不了當自己小孩當街有狀況時,他人注視的眼神。但,短短的片刻,我不小心去了那裏。

後來,聽到耳邊阿公說,「我們沒有哭泣的權力。」讓我在想…

成年男人,有哭泣的權力嗎?

一歲多的小女孩,有哭泣的權力嗎?

哭泣的權力,是什麼呢?

是「脆弱」的權力嗎?

我得承認,「脆弱」其實挺危險的,

一不小心就是傷害或是被傷害。

脆弱,是我們不太會運用的力量。

而面對哭泣,我們總是想要很快地走到「擦乾眼淚,我們面對」,因為在很多談話的經驗中,眼淚在很多人心裡,是很帶恐懼的事。

彷彿眼淚,是崩潰。

彷彿眼淚,是控訴。

的確是,眼淚的力量很大,很容易把人劃分成加害人跟被害人的兩極。沒有人喜歡被推送到加害人的位置,但,眼淚很容易把人送到被害人的那端去。然後,鴻溝,就一次一次地被拉大。

「為什麼,我難過,你不來安慰我?」

「我每次靠近,感覺都是我的錯!」

有一種哭泣的眼淚背後,是心傷。

心傷,有時候跟對方有關係,有時候不盡然。

而心傷,得好好被照顧,無論是自己照顧或被對方照顧,

關係中的愛,才能順暢的流動。

有另一種緩緩的眼淚背後,是觸動。

當關係中,可以流出觸動的眼淚,

真心地感受到伴侶的愛,

真心地收到對方的心意,

或者,你知道他為了你做這件事情的難得。

那,是幸福的眼淚。

願,你我都有流眼淚的權力。


最初上傳時間:2021-07-05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心靈專區】底下的細目:與心對話 【心靈反思】 心靈深處 衝破困境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