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關係專區】底下的細目:人際關係 兩性關係 【親子議題】 



擔心不是一種愛

作者:陳俊欽


  一位男子來找我,他衣著筆挺,言語有條不紊,頭髮梳的油亮,從西裝的質料上,可以看得出來他的社經地位,然而,這一切都掩飾不了:他滿臉的憂愁與擔心。

  男子走進會談室之後,開門見山,說了他現在最大的苦惱:他相當擔心他的女兒大學畢業之後,最近的行為,包括深夜才返家、對他愛理不理、表情還透著明顯的厭惡。

  這位愁容滿面的男子說:「我不明白,我到底是做得太爛還是前世造的孽?為什麼我一輩子正正直直的做人,我也不斷教我的女兒各種做人的道理,但是她為甚麼就是不想聽我的話?不管我怎麼苦口婆心,聲音總是左耳進,右耳出。畢業都一年了,不但不去工作,反而交了一堆亂七八糟的男友,每一個明明就是要騙她的感情與金錢,但是她卻深信不移,甚至等到發現被騙了,還為對方說話?而且一個皆一個,每次都被騙,但是就是不會學聰明一點。」

  我只是簡單的問了一句:「你女兒已經二十歲,所以你也至少跟她相處二十年了。那請問你:妳知道妳女兒喜歡穿哪一種顏色的衣服嗎?」

  父親愣住了,呆呆的望著我,想了很久,才搖搖頭。

  「糟糕的是,你女兒那堆亂七八糟的男友,每一個都知道。只有你不知道。」

  父親不滿的說:「那是因為他們要騙她啊!當然會去弄清楚。」

  「連想騙她的人,都會去注意她喜歡穿什麼顏色的衣服了,你這個真正關心她的人,卻不會想去弄清楚這一點。」

  「衣服的顏色不重要。再買就有。」父親不服的說。「但是我跟她說的,卻是最重要的做人道理,只要她聽進去,一輩子都會受用無窮。」

  「一輩子受用無窮的人生道理,可以用一輩子來學;但是,這些顏色的衣服,等她再過幾年,年紀漸大,她再也不能穿了。你認為對她而言,哪一個重要?」

  父親還是不服氣,把經常訓誡女兒的話講了一遍。「你覺得:我說的話比較重要?還是衣服的顏色比較重要?」

  「我聽得出來,你當年有多辛苦。到處碰壁,吃了早餐還不知道晚餐哪裡?有沒有的吃?」我微微一笑。「但是,你認為:妳女兒以後也會遇到相同的問題嗎?」

  「當然不會。社會已經進步太多。」父親說。「而且,我留給她的,只要不要被她那些男人騙光,她一輩子也不愁吃不愁穿。」

  「好,你自己知道,你說的那些苦日子,都是以前台灣還很貧窮的時候,才會遇到的。而今天,如果沒有意外,你女兒一輩子也不會再遇到,既然她已經不會再遇到以前你過的那種苦日子,那她知道這些要幹什麼?而你說這些又要做什麼?」

  「當然是要她明白:我當年是吃了多少苦,才撐過來的。」

  「你終於說出最關鍵的一件事了。你其實是在說自己的辛苦,說自己的努力,一面說,一面回憶,自己感動的痛哭流涕。但是,我從你的話當中,我可連一句關心你女兒面對的困難的話,都沒聽到。」

  「她這麼幸福。怎麼會有困難?」

  「如果你沒告訴別人:你這位董事長,曾經在菜市場撿人家切下來的魚尾吃,有人會知道嗎?即便輾轉聽到了,有人會相信嗎?」

  「我知道。應該不會有人相信。」

  「那就對了。你的外觀、條件、財富與權力,都是那麼的優秀。如果你不說:誰會知道你有這樣的過去?一樣的,你女兒的一切,在你的呵護下,都是那麼的美好。如果她有心事,沒講出來,你會知道嗎?」

  這位科技新貴沉思了。「但是她可以告訴我啊!」

  「你女兒的個性跟你很像,都是好勝心很強的人,你投資失利,你會告訴別人嗎?當然不會。一樣的,你女兒不管遇到什麼事情,也是不會告訴你。」

  這位疲憊的父親沉默良久。「那我該怎麼做?」

  「閉嘴。聽她說話。不要急著下判斷,也不要急著告訴她該怎麼做。認真的聽,光聽就好,時間一久,她就會願意把心事告訴你。」我說。「你自己可以想一想:你是不是也很想找一位願意聽你訴說心事的人?」

  男子思索片刻。「你說的對。我想了一想,我真的一直在找一位可以聽我說話的人。但是,所有的人看到我,要不是滿口都是客套話,就是害怕的不敢說什麼。」

  「那你想過:為什麼沒人願意聽你說話?」

  「我想,大概是害怕吧!聽老闆講真心話,大概會很不安。而且,就算我訴苦,恐怕也不會有人相信我說的。」

  「你的女兒又何嘗不是?所有聽她訴苦的人,大概都會說她處在福中不知福,說不定,連你也是一樣。想一想,倘若她一開口,就要聽你一大篇訓話,她以後還會跟你說話嗎?她只是想找一位聽眾。你也一樣。你不需要一堆人緊張兮兮的聽你說話,她也不需要一個滔滔不絕的演說家。」

  「我明白了。」這位父親說。「早個十年,要是我聽到這段話,她媽媽大概就不會想離開了。」

  「是的。從你的轉述,你很愛你的太太,也很愛你的家。但是,你從來沒讓你太太知道:她有一位這麼愛她的丈夫。而她也很想愛你,但前題是,你必須要有讓她愛你的機會。如今,面對你女兒也是一樣。」

  「可是,如果我讓他們知道:原來我是一個這麼脆弱的人。他們還會愛我嗎?」

  「倘若你是一個脆弱的人,你覺得你自己值得被愛嗎?」

  父親的眼眶紅了。「我從來不覺得我值得被愛。」

  「那在你的標準裡面,誰才值得被愛?」

  父親沉默不語。

  「你做了這麼多事情,但你還是不認為自己值得被愛。事實上,你的標準裡面,你永遠做不到值得被愛的境界。那你認為:你女兒從你身上,能夠學會愛自己嗎?你不斷犧牲自己,為公司付出,如此你才不會有罪惡感,你女兒也是,她也永遠在犧牲自己,所以,她才會老是遇到一些不負責任的男人。我不認為她這麼笨,也不認為她一點社會經驗都沒有。她只是從來不知道自己有多麼重要,她如果知道,她就絕對不會再讓自己受騙受害了。你跟她,都是討好者,藉由犧牲自己來討好別人,即便自己已經擁有這麼多,也已經付出這麼多,但是永遠都無法安心。」

  「我該怎麼做?」

  「你怎麼對待別人,你就怎麼對待自己。你容易討好別人,你不妨就來討好一下自己。想一想吧!從小到現在,你有沒有過任何未完成的夢想?」

  「我小時候曾經想開飛機,在天空自由的翱翔,那是多麼的輕鬆!多麼的自在!」

  「那你走出會談室之後,就去玩輕航機吧!而且,就是現在,一刻也不要耽擱,因為你不知道上帝還願意給你多少時間。」我說。父親又愣住了。「還有,記得邀請你女兒,看她要不要一起去。」

  良久,父親的眼神從迷惘,遲疑,困惑,而後漸漸發亮。「我好像聽過:她想去玩輕航機,我當時很狠的罵了她,現在,要是我問她,她應該會很驚訝,不過,我想,她大概會想去的。」

  半晌,一絲憂慮又閃過父親臉上。「可是,我聽說國內的輕航機危險性不小,我有點擔心:會不會太過危險?」

  我笑了。「是有點危險,不過,值不值得,比較重要。想想看吧!你跟你女兒都是人,只要是人,就會有死亡的那一天。倘若死神讓你跟你女兒自由選擇死法,你可以從肝癌、肺癌、腦癌、大腸癌、膀胱癌、被汽車撞死、吞年糕嗆死、跟輕航機失事而死,你要選擇哪一個?哪一個比較好?」

  「好像沒有一個是好的。」父親憂鬱的臉上,終於綻開了一絲微笑。「我可能知道我該怎麼做了。」

  

  生命,就是一連串的抉擇。不管你怎麼選擇,在你死亡的那刻以前,你永遠都可以做抉擇的。你我能活多久,那是上帝的事;你我要怎麼活,那就是自己的事。「未來」掌握在上帝的手裡,你不管有多偉大,你也無法改變上帝的旨意;而「過去」已經完全消失了,讓你高興讓你憂愁的往事,通通已經不存在了。你唯一能夠掌握的,只有「現在」,而且,在你死亡之前,你有無數個「現在」,上帝允釦A自由決定你想怎麼處理這個「現在」。

  你可以選擇天天焦慮、天天擔心、天天抱怨或天天後悔;也可以選擇行動,把你的夢想給實現出來。這一切,都是你的權利。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關係專區】底下的細目:人際關係 兩性關係 【親子議題】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