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的原鄉

作者:陳俊欽


    這個世界是公平的。如果你不覺得,那不公平一定發生在你眼睛裡面。一位血癌兒童告知了我一些事情,包括他父母的爭持,他偷看到媽媽在流眼淚,還有一次是大醫師在教訓小醫師,當然,還有一些很簡單瑣碎的事情,諸如:某些藥劑的處理上要特別小心,不能去碰觸到皮膚;或者是住院醫師來打針時,不要笑他,不然自己會捱上好多針。

  小女孩沒有同年紀兒童的豐潤色澤,也沒有一頭漂亮的長髮,她穿著醫院裡的病人服,粉紅色的,無彈性的袖口伸出兩隻乾癟的手,臉色蒼白而泛黃。起初,她有一答沒一答地跟著我閒聊著,中途還跑出去看看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女孩似乎並不排斥我,我也沒多問什麼,就這樣聊著,我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她也不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其實,她還是可以問的,但是她似乎不感興趣)。「你不是我們的醫生。」女孩突然指著我。我點點頭。「妳怎麼知道?」

  「我們這裡的醫生,老的都很兇,有的會在大家面前裝作對我們好一點,但是轉過頭去罵小醫生。大醫生都跑來跑去,年輕醫生都很忙。」小女孩說。

  「所以,我怎麼被你看出來的?」

  小女孩側著頭,想一想,左手似乎想抓抓右手,但是又想到繃帶與留置針,就放棄了。「感覺的。你不會像他們問那些問題。」

  「他們會問一些什麼問題?」

  「他們有的會很嚴肅的問我一堆吃了多少,感覺怎樣,還會給我做檢查;有些只會笑著跟我談幾句,然後就叫我乖乖休息。」

  「這些我都沒做啊?」我好奇了。「那你確定我真的是醫生嗎?」

  小女孩用力點點頭。「雖然你沒有穿醫師服,但是騙不了我。你的眼神,還有笑容,假假的,跟那些來問我問題,然後填一些表格的大姐姐們差不多。」

  我啞然失笑。「假假的?那你怎麼願意還繼續跟我談下去?」

  「也沒有真的那麼假啦!你比較乖一點。還有,你的話不多,也不太會叫我要做什麼,也不太會沒事就掉眼淚,你只會聽我說話。」女孩認真的說。

  「我只聽你說話。」

  「是啊,我在這裡呆半年了,很無聊,所有的事情我都弄得差不多了。但是沒有人願意聽我說什麼?」

  「媽媽呢?還有那些志工阿姨呢?」

  「媽媽?不行啦!我一開口講兩句話,她就開始哭了。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好難過的。反正我生病就是生病,我也會害怕,我也會難過,我怕的時候會躲起來,不想見人,但是,不怕的時候,我還是喜歡偷看別人在幹什麼?但是他們都不管我看到什麼?每次看到我,眼淚就像要掉下來了。我講笑話,他們也不會笑,有時候還會哭起來。媽媽以為用手帕壓著,我就看不見她在哭,其實,我都聽得到!」

  「志工阿姨比較好,會聽我說話。但是比較忙,不忙的時候,偶爾也會聽到掉眼淚,大家都會圍過來安慰我。我不喜歡這樣。我又沒怎樣,奇怪?哭的人是她,別人為什麼不去安慰她,反而跑來安慰我。」

  「所以妳不喜歡別人安慰?」

  「不喜歡!」女孩堅決的搖搖頭。「我喜歡我在講話的時候,他們能夠認真聽。倘若他們沒有時間,可以告訴我,我就不再講了,我會講給皮皮聽。」皮皮是她的一隻小浣熊布偶。

  「皮皮很喜歡我喔!她最喜歡聽到我講笑話了。我每次一開口,他就會笑個不停。不像那些阿姨媽媽們,老是喜歡掉眼淚。」小女孩抱住了浣熊。「皮皮做過四次化療了,他一點也不會痛,而且,還很開心。他說他病好的時候,一定要跟我到阿里山看日出。這裡日出都看不到。會被遠處的建築物擋住。」

  「皮皮怕不怕?」

  「皮皮完全不會怕。比我勇敢很多──不,多勇敢一點點而已。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喔!皮皮說啊,我們病好之後,他跟我要去環遊世界。」

  「我會守住這個秘密的。但是,我不明白:為什麼不能跟媽媽說?」

  「不行啦!媽媽又會大哭小叫,跟爸爸吵架,兩個人怪來怪去,都說是對方沒照顧好我,讓我這麼可憐,從小就生病。醫生,他們是有憂鬱症嗎?我在報紙上看到的,聽說憂鬱症的病人很容易哭泣。」

  「啊!我是心理醫生,你都看出來了。」我故作慌張。

  「哼!你們這裡不管什麼人,我都看的出來了。」小女孩說。「上次也有來一個,不過有穿醫師服,那個比較不會講話,但是問的是類似的,後來因為實在太愛亂講話了,我就裝睡,他很生氣,只好走了。你認識他嗎?」

  「我不是這家醫院的。我只是來看親戚,剛好看到你,就跟你聊了聊。」

  「喔,那你來我們這裡當醫生嘛!」

  「不行啦,這個以後再講給你聽。」

  「那什麼時候可以講給我聽。你黃牛!」

  窗外的夕陽照的整個陽光室泛紅。我指著遠處建築頂端跳動的火球。「等這顆太陽降下去又升起來。重複三千次的時候,你就會看見我了。而且,不是在這裡,而是在開滿天人菊的澎湖山坡上。」

  小女孩愣愣地望著我。我接著說:「我聽護士說:你都不吃飯,不乖乖讓阿姨打針,晚上不睡覺。這樣是不行的喔!你要吃飽飯,治好病,到時候才有體力來看日出啊!」

  「只要乖乖吃藥、吃飯就可以了?是不是?」小女孩露出殷切的臉龐。「是啊,記得帶皮皮一起過來喔!」

  女孩堅毅的點點頭。「我說到,就一定會做到。」

  ※    ※    ※

  這只是我經過某家醫學中心,偶然遇到的一個小女孩。很可惜的,多數大人都只關心著她的症狀,以及互相指責或自責,卻沒有人要去注意她內心小小心靈裡面有多少繽紛的色彩。

  生病,可以是很可憐的事情,但是任何人都沒有被同情的義務。女孩不想。我也不想。你應該也不想。為什麼不來聽聽大家心中的夢與未來呢?同情太多,只會讓一群人互相感應後,變得更加悲哀。但是抬起頭來,面對未來,夢想卻可以立刻帶著心靈無限遠揚,穿越物質與疾病的所有禁錮!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心靈專區】底下的細目:與心對話 【心靈反思】 心靈深處 衝破困境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