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魔一念間

作者:陳俊欽


    醫療關係是一種影響深遠、但相當微妙的關係。從客觀的資訊不對等,到醫師的封閉性與專業性,再到患者的性命攸關與情感投射,在在都塑造了一種相當強烈與危險的局面。流芳百世與遺臭萬年之間,僅存乎醫者一念之間。

  由於生命議題至高無上,在面對醫療的高度侵入性時,患者可謂是「被迫」對醫師投擲相當大的信心。這信心形諸於外的,是高度的配合與順服,這態度保護了醫師的社會地位,以及權威形象;但是,這信心不是沒有代價的──配合與順服的內向意義,就是屈辱與失控感──就以婦產科為例,任何女性,即使是德雷莎修女或柴契爾夫人,到了治療台上,還是得雙腳一伸,躺在台上任人宰割。

  面對這種社會角色的落差,患者必須啟動心理防衛機轉來保護自我的安全。第一種做法,就是提高醫師的形象與技術,將之推向近乎神般的角色,藉此合理化自己就診時的無助;而第二種做法呢?卻是過度貶抑與懷疑醫師,藉此保護自己的安全感。

  寵辱之間,就在一線之隔,背後牽扯這一切的,是醫師的良知跟專業技術,以及患者的健康與尊嚴。身為醫師,理當理解這白袍的沉重,更加謹慎地去執行自己的業務。

  但實際上不然,醫師在初窺堂奧的住院醫師階段,最能理解自身的沉重負擔,但年復一年的行醫生涯後,卻往往在患者的期待與討好之間,慢慢忘卻自己的有限性。這樣的挑戰,在所謂的名醫身上,更會達到極致──患者的吹捧、藥商的討好、鎂光燈的焦點、年輕醫師的必恭必敬,都不斷在說服醫師,讓他相信自己的高明與神奇。醫師看盡滿桌的禮物與讚美,卻慢慢忘卻每一朵鮮花、每一顆水蜜桃、每一瓶洋酒的背後,都是某個心靈的血淚,都意味著某些病痛、畏懼與討好。

  當醫師真正相信自己的「神性」時,他就會開始利用自己的權力,並將之合理化。當合理化的程度超越社會現實所能容忍的範圍時,問題就會發生了。

  回到時下熱門的八卦話題──無論兩造的說辭如何羅生門,輕率的醫療態度就是事實──姑不論是否「迷姦」或「設局」,即使醫病雙方都是單身,且情投意合,只要治療關係存在,逾越醫療的關係就應該受到限制。這是深探患者內心世界的精神醫學界所必須奉行的無限上綱,但相信也適用於所有的醫療行為。

  當這道脆弱而危險的醫病關係遭到莽撞行為的破壞時,從患者的疑慮與其他醫師的困擾中就會看出來:賠上的絕對不只是當事人的尊嚴與權益。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心靈專區】底下的細目:與心對話 【心靈反思】 心靈深處 衝破困境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