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護政權,不如「腳」護台灣

作者:陳俊欽


    在社工界的朋友說:半夜接到電話,另一頭傳來家暴的哀嚎聲,問明地址,二話不說,直奔現場。不要以為他是個壯漢,他只是個纖弱的女子,薪水只有三萬出頭,但是職責所在,該衝還是要衝。

  在生命線的朋友說:電話說,只聽到虛弱的聲音,而且語無倫次,顯然已經吞了大量安眠藥,糟糕的是,當事人已經割了腕,泡在冰水中,讓血液無法凝結,顯然死志堅決。電話一頭是急的要命,用盡各種辦法想問出當事人地點,好不容易透露蛛絲馬跡,警網一連,一群員警放下休假,立刻出動,在茫茫的社會叢林中找尋那越來越微弱的聲音。

  在Ing安泰人壽的醫療網站Ohayo裡,無數工作者奮力維護著線上問診的機制──而且線上問診完全免費,Ing安泰可說是完全賠本經營。筆者身為特約精神科醫師,說實在的,不知道已經有多少瀕臨自殺邊緣的患者在諮商後,寫信告訴我,就靠著這網站,渡過了人生最苦的一刻,而後勇敢地站起來。真的很想像:有很多人在半年前,已經是半隻腳跨入棺材的人!

  「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這是每個企業都會琅琅上口的,但是有多少人願意腳踏實地的去做?更諷刺的,這份熱情,竟然還來自於外商!

  到底誰愛這塊島嶼?手牽著手就能避免中正紀念堂一家四口的悲劇嗎?慢跑就能夠讓慘遭毒打的婦女與孩童得救嗎?當兩院院長在朗讀冠冕堂皇的理由時,每分每秒都有人在遭受毒打,身心受創,甚至走上絕路。

  手不是用來握手的,腳不是用來慢跑的。手腳是用來行動的。一雙與彪形大漢搏鬥的手,一雙飛奔向自殺現場的腳,一顆透過網路協助某個不知名對象的心,還有一群默默在經營的人,才是真正價值之所在。

  如今各大媒體不斷報導憂鬱症,但是造成的困擾卻遠大於解決的困擾:所有曾經求助精神科的人都知道:到了精神科,三分鐘,就是一包藥,下次再來;離開了精神科,心理治療的診所又相對昂貴,不是一般人付的起的;離開了心理治療界,只好求助於義工,但是專業性又有限;求助於命理師,但是結果往往只能僅供參考。難道這些飽受壓力煎熬的國民,就不是中華民國的國民嗎?難道他們的歸宿,就只有死路一條嗎?

  精神工作者在診間坐慣了,腳力不夠,走不出去;但至少還有手吧?難道不能為這塊土生土長的故鄉盡點義務?病歷寫多了,也許還不夠,幫不了別人,但是難道就不能為這些飽受痛苦來求診的患者多盡點心力嗎?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心靈專區】底下的細目:與心對話 【心靈反思】 心靈深處 衝破困境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