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精神病藥物

作者:陳俊欽 賴奕菁


  抗精神病藥的歷史,可以推究到1950年代。當時,人們為了研發更新更好的抗組織胺,合成出一種藥物chlorpromazine。它是一種phenothiazine的衍生物,具有強大的抗組織胺效果,被運用於手術麻醉的輔助劑。

  兩位法國麻醉科醫師在使用時,意外發現一些精神病患接受手術之後、症狀似乎好轉了。敏感的他們懷疑是chlorpromazine的功效。此一想法隨後得到兩位法國精神科醫師臨床實驗的證實:chlorpromazine確實可以減少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精神症狀。

  在這之前,人類對於思覺失調症是束手無策的,唯一有效的治療藥物只有蛇根鹼,但這藥會造成嚴重的憂鬱與低血壓,危險性很高,使用上不方便。

  可想而知,Chlorpromazine的發現,振奮了整個精神醫學界,各地學者紛紛投入研究,也陸陸續續證實了chlorpromazine的療效。只不過可惜的是:chlorpromazine的副作用很多,包括鎮定、安眠、口乾舌燥、便秘、解尿困難、心臟毒性等等。

  為了提高療效、減少副作用,各種新藥一一被開發出來,有些藥物類似chlorpromazine,有些不像。但不管怎樣,人們發現這些藥物有個共通特性:它們都會跟腦中的多巴胺接受器拮抗。

  儘管原理到現在還不是很清楚,但基於治療的廣大需要,已經有一大堆多巴胺拮抗劑被研發出來,都已經被證實可以治療精神症狀。其中,抗多巴胺能力強的,就被稱為「高劑效的抗精神病藥」,抗多巴胺能力差的,則稱為「低劑效的抗精神病藥」。低劑效抗精神病藥在用量上得比高劑效抗精神病藥來的多,才能達到相同的多巴胺拮抗能力。

  到了1990年代以後,人們更發現一些「多巴胺—血清素拮抗劑」(同時拮抗多巴胺跟血清素兩種化學物質),效果更優於原本的多巴胺拮抗劑,而副作用更少。因此,過去的多巴胺拮抗劑通常稱為第一代的抗精神病藥;後者,當然就稱為第二代的抗精神病藥了。

  不管是第一代還是第二代,抗精神病藥物的副作用向來不少,其中,鎮定效果一直是一個非常顯著的副作用,而且效力甚至超越正效型安眠藥,而成為所有安眠藥之冠。所以,雖然抗精神病藥物的療效在於減少幻覺、妄想、混亂言語、混亂行為等等症狀,而鎮定效果這種副作用,卻讓很多精神病患不喜歡吃藥,因為服藥會讓他們整天昏昏沉沉想睡覺。然而,他們所討厭的嗜睡感,對安眠藥無效的失眠患者而言,卻是渴求至極的「療效」啊!

安眠藥的終極武器

  很多人會很詫異的說:「又沒瘋,為什麼要吃抗精神病藥來幫助睡眠?」從此就不難想見,在極度嚴重的失眠患者身上,那種求助無門、欲求一夜好眠而不可得的痛苦有多深了吧!事實上,在過去,抗精神病藥曾經一度稱為「重鎮定劑(Major Tranquilizer)」,用來跟一般的安眠藥「輕鎮定劑(Minor Tranquilizer)」有所區別,雖然,隨著抗精神病藥物的發展,越來越多嗜睡效果不高的抗精神病藥物問世,這些名詞已經少為人用,但不難想見,只要刻意挑選嗜睡效果強的抗精神病藥物,安眠的效果會有多強吧!

  有意思的是:適合做為「副效型安眠藥」的抗精神病藥物,嗜睡效果雖然很強,但成癮性反而比「主效型安眠藥」低,也不會產生意識朦朧、釋放壓抑的自己或欣快感,也因此不太會有人想拿來濫用(光聽名字就令人不太舒服)。

安眠效果強的抗精神病藥

每種抗精神病藥物的特性不盡相同,希望能夠用來助眠的話,需藥選擇鎮定效果強的,以下是目前較常選用的--

第一代抗精神病藥物

• Chlorpromazine

• Clothiapine

• Thioridazine

  這幾種藥物的抗組織胺效果強,嗜睡狀況明顯。常見的副作用包括:口乾舌躁、尿液瀦積(尿不出來)、便秘、青光眼惡化、心律不整、視力模糊、噁心嘔吐、體重增加等等。

  至於第一代抗精神病藥物可能會產生的副作用,例如:椎體外症候群(四肢僵硬、手抖、表情呆滯,動作卡卡像機器人等等)、「急性肌肉失張」(脖子往一邊一直轉過去、眼睛往上轉等等)、或靜坐不能(坐不住,一直想動,或是想變換身體姿勢)之類的,在這些藥物上面,反倒不容易出現。

  此外,像Chlorpromazine有感光性,服用後請儘量避免日曬,因為曬後膚色是偏灰黑色,並非健康的古銅色,愛美的女性應該會頗為困擾。

  上述的副作用都是可逆性的:也就是說,就算真的出現了副作用,只要一停掉藥物,這些副作用就會跟著消失。

  唯一要特別注意的,是相當罕見的遲發性異動症:服藥一陣子之後,身體出現不自主動作,例如:舌頭亂動、發出怪聲、身體不自主搖晃等等,這一類現象雖然不容易發生,但萬一發生,就很難消失,所以,只要出現此種現象,務必立刻找醫師評估,減藥或停藥,就能讓這問題停止發展下去,倘若一發現有異狀,就立刻處理,不但不會繼續惡化,許多新研究顯示:經過一段時間,還會恢復回來。

非傳統抗精神病藥物

• Quetiapine

• Clozapine

  這兩種藥物同樣嗜睡效果強,雖然較少傳統抗精神病藥物的副作用,但臨床上較少用到。因為Quetiapine的藥價高,而Clozapine則有1/%的機會引發白血球過低,有致命的可能,必須定期抽血監測,頗為麻煩。

  以上提到的藥物都常見「姿勢性低血壓」,故服藥後半夜如需起床如廁,請緩慢起身後再行走,以免姿勢改變過快而頭昏,容易因此跌傷。

  此外,抗精神病藥物還會使人食慾上升,吃甚麼都好吃,怎麼吃都吃不飽,但又倦怠而懶得動。長期下來,很多使用者變得愈來愈圓潤,身材走樣。如果逼不得已需用抗精神病藥物助眠,請務必忌口,以免一瞑大一吋。

風險衡量

  講了這麼多,難道抗精神病藥物一無可取?那這個章節乾脆刪掉好了,醫生為什麼還會開呢?

  這就涉及到了風險衡量的問題。因為在嚴重而無法控制的失眠時,我們能採取的因應措施只有三種:

1. 死守現有的助眠方法,要患者忍耐失眠,或試用一堆效果不確定的方法

2. 升高主效型安眠藥用量,超過建議用量

3. 使用副效型安眠藥,例如:抗精神病藥物

  第一種是家屬或很少失眠的人喜歡採用的,表面上是保護失眠者的身體健康,實際上是缺乏同理心,更是低估了睡眠剝奪的危險性。當主效型安眠藥已經無法控制失眠時,其他方法也很難發揮效果,讓人反覆去使用一堆效果不確定的助眠方法,不啻是把人當實驗白老鼠看待。最糟糕的是,自從第四代的安眠藥:苯二氮平問世以來,安眠藥的成癮性、副作用、毒性都已經大幅減少,但是持續睡眠剝奪可是會致命的。

  第二種是部分失眠者偏好使用的。在苯二氮平的使用下,致死劑量與建議劑量的差距有相當大的距離,倘若失眠者本身身體並沒有特別的疾病,諸如:糖尿病、腎臟病等等,也沒有合併飲酒、使用毒品、其他藥品的狀況下,即便有限度的超過建議劑量,要承受的風險並不是很大,問題是,主效型安眠藥的藥效在超過建議劑量之後,邊際效應就快速遞減,就算多吃,也不會增加太多幫助,但藥物的耐受性(要達到相同效果所需要的劑量)會快速上升,平白造成成癮與副作用的問題,對於解決失眠,助益並不大。

  第三種解法,就是在前兩種方式都會碰壁的狀況下,風險權衡下,才會出現的,跟其他副效型安眠藥一樣,抗精神病藥物的最大優點是:很難成癮、更難被濫用。而有些會造成失眠的毒品(如:安非他命)濫用或精神疾病(如:躁症發作),抗精神病藥物不只可以帶來安眠效果,還同時可以治療其症狀;甚至有些安眠藥濫用或酒癮患者,在勒戒過程必然會產生的失眠,也可以透過抗精神病藥物來加以治療。當然,當醫師面臨到「不想增加患者傳統安眠藥的用量」或「傳統安眠藥已經加到不能再加」時,也會選擇使用抗精神病藥物來充當替代性的安眠藥物。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治療相關】底下的細目:關於治療 人格議題 肥胖問題 自殺問題 【安眠藥專論】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