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還能比較的嗎?

作者:陳俊欽


「而我們這些窮的人是拼命地想辦法讀書,想辦法實現自己的夢想,想辦法要怎樣可以帶給家人一個好的生活──」

  妳說妳過的很苦,我懂。

  「但某些有錢且家庭環境好的人卻不是如此──他們沒有去珍惜他們所擁有的,反而奢侈浪費、學歷或其他的。他們用錢就買的到,甚至要千拜託萬拜託的求他們讀書,求他們不要不務正業──」

  這一段我就不懂了。

  你是說所有家境好的通通都這樣?還是有人這樣?如果是後者,那你明白他們為什麼會這樣嗎?我的工作,就是在了解這群「有錢到沒資格喊苦」卻實際上因為各種因素過得真的很苦的人。

  你要我舉例嗎?可以,我滿腦袋都是故事,不過,基於保密原則,當然得先改編過。好啦,我就隨便說一個囉──

  一個窮人家嫁進來的媳婦不堪整個大家庭的明譏暗諷與永無止盡的勾心鬥角,自殺了。當年只有六歲的小女孩(個案)目睹這一切。整個大家庭沒人願意當說出「放棄無謂急救」的那個「冷血人」(說出口的那個人會成為下一個被鬥爭的對象,大家一起合力攻擊新的黑羊:冷血、沒心沒肝),最後,只好由父親出面,半哄半騙叫這六歲的小女孩說出「放棄無謂急救」,還要求她發毒誓不能說出來。

  事隔多年,小女孩長大,擁有所有人們夢想的東西,金錢、名校學歷、美好的前程,但是她什麼都不要,整天泡在夜店,到處玩,男友一個換一個,但是她一點也不快樂,更慘的是她完全不能跟別人說自己不快樂,不然就會被罵到臭頭——直到有一天,在我這邊已經治療一段時間了,但我一直覺得她的記憶很不真實,雖然她一點也不想騙我,但是她努力了很久,就是沒辦法說出更真實的記憶,特別是在國小階段的。

  最後,當我把她親眼目睹生母自殺那幕的暗示給解除後(有點像反催眠),所有記憶重新回到她腦海,她完全崩潰了,她回憶起親人們惡毒的眼神,回憶起自己向早已下葬的母親不斷的道歉,回憶起自己望著鏡子中那個背叛愛她的母親、說要放棄急救、一直不敢告訴任何人的國小女生,眼神裡盡是仇視的火焰。從小學、中學、大學、研究所,她每天都恨不得鏡中那個女生橫死當場,偏偏,水中有她,玻璃倒影有她──從別人的口中,她還非常非常像她害死的母親。偏偏,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也時時刻刻警告自己:不能說,就算說了,也沒人會相信。大家只會認為她無病呻吟。她甚至從惡夢中驚醒,夢見她違背了父親要她發的毒誓,把這些事說了出來。

  她恨不得鏡中的那個壞女人早一點死,她又何必求上進?她在六歲時已經死了,財富、名校、權力、美貌、華服,對她有什麼意義?

  我已經改編過這個故事。有幾位個案,就有幾件故事,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上面的故事,很奇怪嗎?

  如果妳覺得上帝造人很不公平,不然上面這位女性的人生跟妳交換好了,反正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的最慘,別人的都不怎麼樣,因為大家都最在乎自己的,別人的——看開點、隨便啦、加油啦、不要無病呻吟──如果比我有錢,那可惡了:不要處在福中不知福啦、不要窮得只剩下錢啦……

  痛苦還能比較的嗎?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心靈專區】底下的細目:與心對話 心靈反思 【心靈深處】 衝破困境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