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拼圖

作者:簡綾凡


從治療的觀點來說,不論是何種取向、哪家學派,幾乎都認為療癒來自於整合。如果把人生比喻為拼圖,療癒就像是拼拼圖的過程,只有一張一張的把自己找回來,人生才會完整。

而在有些時候,我們也會有不想面對自己的時候,我們會在自己的心理築一道牆,阻隔這種不想面對的感覺,隨著時間越長,這道牆也會變厚,因為不想碰的感覺也隨著時間變多了,久而久之,我們會忘記那些被我們阻隔在牆外的,也是我們的一部分,於是乎我們得了一種對自己的失憶症。

這種失憶症會透過很多形式想要喚起你的記憶,在人際關係中,我們會有很多的投射,如果你特別討厭某種類型的人,你會發現到原來那個你討厭的特質,其實自己也有,只是我們從來不想承認。過去被我們所排除的,我們忘記了,但從別人身上,我們認出來了。如果你總是愛上某一類型的人,然後常常愛得傷痕累累、頭破血流,也許你會發現到你愛的那個她/他,就好像是你的另一個影子,藉由這種愛的形式,其實內在的渴望是我們想要變得完整。只是那個人終究是那個人,她/他是自己人生的拼圖,不是我們的拼圖,所以我們生氣、難過、悲傷,為什麼怎麼兜都兜不起來,感覺自己被遺棄,多希望那是一塊正確的拼圖阿,只是注意力如果搞錯了,我們會總是在找別人當自己的拼圖,然後怎麼找都覺得不對。

我們的失憶症無時不刻的都想要找回自己,在尋尋覓覓中,試圖找到一些拼圖的記憶。

上天給人最美的禮物,是我們無法永遠的失去自己,我們渴望變得完整。

失憶症除了透過對別人的投射,喚回一些對自己的記憶,其實身心的病痛,也是另一種形式。

人無法麻痺自己太久,有的時候會開始覺得痛苦是一件好事。

麻痺就是一個失憶的過程,有些感覺太痛苦,我們不想去感覺,只是我們常常改變不了外在環境,我們無能為力、困頓不已。然而,上天賜予人最厲害的就是生存與保護的機制,就是我們可以讓自己變得沒感覺,於是我們的失憶症又變得更嚴重了,我們連自己失去的是甚麼都搞不清楚,因為搞清楚實在是太痛苦了。

於是失憶換來了更多的失憶,因為痛苦通常只會隨著年紀增加,很少會因為時間拉長了就減少的,除非你願意把自己找回來。

所以,還好我們會生病,那些你忘記的,你的身體全部都記得。

身體就像是你的遺忘記憶卡一樣,那些你丟掉的,他全都會幫你儲存起來,累積到一定的程度,藉由痛苦來吸引你的注意力,粗魯的逼著你不得不面對自己,當年你有多粗魯的遺忘自己,你就有機會感受到多粗魯的被喚起。

如果你願意跟你的病痛對話,你會發現道你遺忘的不是痛苦,而是寶藏,它要幫助你清理自己,並且有著更高的善意,它要你找回你自己。

真的還好我們會生病。


最初上傳時間:2021-07-05






主條目:精神相關 【治療相關】 關係專區 心靈專區 其他相關 

【治療相關】底下的細目:【關於治療】 人格議題 肥胖問題 自殺問題 安眠藥專論 






杏語心靈花園圖書館正在整建中,尚未全面開放,您要收尋的文章經過核對,發現尚未收錄在新的杏語心靈花園裡頭。暫時且陳列於此。資料內容均不變。
一旦本文收錄進杏語心靈花園,將自動跳轉到新的頁面,諸多不便,尚請見諒。

線上約診

線上
約診